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首发】[楚留香同人]雪海留香(重生)作者:实事求是【2017/12/15更新至八】

查看: 267|回复: 9

[耽溺于美] 【首发】[楚留香同人]雪海留香(重生)作者:实事求是【2017/12/15更新至八】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3 13:00:44 |显示全部楼层
金币充值赞助| 加入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6 09:50 编辑 ) g! ]- o; N- \0 t; g% G; A

  N5 X6 b8 Y6 r: z8 {$ v大纲版正剧风恶搞文
! Z- p, s$ g& H& K0 q! t2 S4 K

一 楚留香,你信不信命?

7 h4 ?' w3 y. C: {! K5 A
楚留香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虚浮在空中,无上无下。/ d: ^7 S& i9 h) p, I$ Q" i: m3 {
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是不是人世?# R) ]* H! m+ j+ h7 U( M
他四处环望,前后左右茫茫然,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 r3 K& ^8 u1 F2 _. q" ^! v我死了吗?& x' C, G$ V! _
“楚留香。”一个庄严肃穆的声音响起,钟声般回荡在四周,又像是直接回响在他的脑海中。
- m3 ?  E7 P: ^& E4 J% i楚留香仰头:“敢问这里是哪里?前辈高姓大名?”
' c0 e7 L0 Z3 `2 H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 C! x0 y* x$ S& n1 U
“楚留香,你已经死了。”
! g6 U! a( k& ~$ R1 b楚留香摸摸鼻子,他曾经经历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并不十分相信这个神秘的声音。4 d6 H1 z; N3 v2 f8 L. a! \
“请问我是怎么死的?”, x8 W# ]; K' @8 Q3 k
“人生无常,有因便有果。你一生盗窃,自然死于盗窃。”
5 W3 v( o/ W- c! l楚留香脑中刹那一闪,像被闪电击中一般,过往情事走马灯般穿过。
  _" i7 U4 ]" m4 f6 R) T* |他闭上眼睛。
& J/ w: Y+ Q! P" ~原来我真的死了啊。
. d9 j# ?8 Q1 v' k“你是不是无常?来接我去阴曹地府?”
  i0 B5 L. f9 F* v6 D9 ^“不是。我只问你。你还有没有遗憾?”* D' @7 k9 D5 [) K
楚留香,“人人都有未尽事,怎会没有遗憾?”
! C& s! b( k: C0 [' I; [! F& G神秘声音,“如果让你再活一次,愿不愿意?”
2 B" Y: v2 ^# ^5 ^. `! n9 P5 y楚留香沉默。此生宝马香车,挚友佳人,肆意自由,精彩万分,一世轮回已经万分难得。
' p$ \& o8 W' o“为何让我重生?”
1 _" X  S' t# h神秘声音,“楚留香,你信不信命?”2 Z9 V$ w1 j( E, d
楚留香,“从前不信,现在我也不知道了。”% \+ x6 Z0 H6 f/ ?% ^9 K( D$ I
良久,神秘声音响起,“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你重来一次,弥补遗憾。我只问你,愿不愿意。”
' w* g+ ?" [1 C+ |楚留香点头,“愿意。”
, n) I6 n- R/ m( H+ a话音刚落,脚下踏空,他一头栽了下去。! C/ J3 e+ Q. _/ n" b

2 S1 L! q( E# C2 m

二 重生十日后


$ R1 I# i2 W( |3 d# {, c" z7 v& X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 g( O9 L- B) Y! r& ~% Z! {$ n
楚留香躺在甲板上,享受着久违的阳光。% L7 h: x4 y. j7 R/ d
万里无云,阳光灿烂,晒得整个甲板暖洋洋的,甚是惬意。楚留香翻了个身,舒展开矫健的身躯,古铜色的肌肤在在阳光下像会发光一样,他仰面向上,眯起眼睛。: l& i! T& X9 z3 N9 E
十日前幻境迷茫,恍如一觉,醒来后,发现身在家中,只是脑中多了几十年经历故事。( n2 w8 z4 O# V4 G- b$ u
不知这些究竟是真是幻,是遇仙还是遇妖。
- c1 @( V7 c! {) E# V8 {& o宋甜儿银铃般娇美的笑声却是真实的,“楚大哥,起来吃饭。”3 |( |, B" N! c! C
楚留香懒洋洋道,“来了。”人却一动不动。; M3 O, N" N5 f/ d$ H! M
突然阳光消失了,眼睛上蒙上了双冰凉的小手。手指纤长柔美,楚留香舒服的叹了口气。( V  {! u- f! J& G( Z5 w" j
“楚留香少爷,你再不下去,我们都要饿死了。”
2 u( V: R' I1 j! U$ H$ |楚留香不动如山,叹息道,“太阳那么好,你们也该到甲板上来晒晒。”! s" N/ M% Q  g8 f$ p
小手两边滑开,捧住他的侧脸,李红袖道,“你看起来有心事。”
4 n9 W. h, x6 Y! K楚留香道,“原来红袖姑娘会看相?”
2 O" I. O$ N; `1 a! p, D李红袖大笑,“这还需要看相,瞎子用脚趾也看出来了。”3 c2 P5 C$ R; {7 y
楚留香哈哈大笑,突然问道,“你信不信命?”. M- @  P) ^$ E9 Q# {. x
海风吹过,拂起鲜红的纱袖,李红袖道,“楚留香少爷什么时候变成了神棍?”" ^( h7 A' _1 `- c
楚留香摸着鼻子笑起来,“如果你知道一件坏事必定会发生,一些好友必然会去世,你会怎么办?”3 v$ w( \' O) J: V( z! l- a
“你不要吓唬我,”李红袖娇笑,“难道你真遇上鬼神之事?”  C. L" A" F5 y/ p/ u
楚留香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
8 R* g1 f* d4 r0 {5 ~9 b李红袖想了想,“换做是我,就去最可能发生事情的地方看看,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么我就相信一半。”
6 V$ i5 h7 J$ I/ r# K1 T6 y8 u楚留香奇怪道,“为什么是一半?”" A; G. }( ]8 i0 V8 H  D) P5 ?: T
李红袖道,“因为我会改变这件坏事,那么后面那一半,就做不得准啦。”
3 E; Q/ \) O' H楚留香大笑,“你说得对。”8 @" ~4 I7 \0 ^* U) N# s! v" Z
) b: s) u9 q) W2 @0 a7 O- L/ t

三 谁的人生没有遗憾?

) u9 y# E! b: w1 w- T" g+ R4 H
这是片很大的湖泽。4 a0 _7 s5 W3 d7 _) u0 `+ ~5 s9 J
湖边游人如织,湖上蓼屿荻花。1 g1 Z, o& g' R; a- I: {  f
这又是片很美的湖泽。: P7 v+ E$ E7 S5 P
春天柳枝青翠,夏天鸟语花香,秋天金红铺地,冬天银装素裹。8 h  }. W0 w$ a1 G
楚留香坐在湖畔的亭子里。& q# c9 ]  i6 M2 V; M
亭子里有排长桌,边上有人唱戏,有些是戏班子的,有些是游人票友,咿咿呀呀不绝于耳;也有些簇堆下棋,车马炮啪啪作响。/ {" R- o. ?' v5 g" M
现在是夏天,除了天热了点,阳光盛了点,简直全无缺陷。
. @2 ]' L* D+ N, N何况湖岸有树,绿意盎然,树荫下清风送爽,还是很舒服的。/ u" u2 m9 Q* k. v+ @9 b' C4 R8 G
这么美的湖,这么美的景色,楚留香却仿佛都没有看见。
4 c2 |  A) k* O5 {* i; e9 Q" v他在等一个人。( {. X2 T' l2 ^& x6 F  u' k1 q& u
想到这个人,他不由得笑了;想了想,又觉笑不起来,便板起脸,望着湖上粼粼的波光。波光闪闪动人,恰似那人的眼睛,只是那人的眼神更冷一些,更动人一些。他抬眼看的时候,便似两颗寒星,但是只要一笑,寒星也像带了温文的笑意。哪怕这笑意都是假的。
0 {8 t3 v" _; R, s“公子,买朵花吧。”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带着花篮怯怯走来。. `8 `2 i  n. R% V, ?2 r  O) ^6 z
楚留香笑着挑了一朵。他本来想要郁金香的,可是没有。0 n8 j" e; U, [$ l
他收回目光,无意识的拿着花梗,转来转去。
7 A/ G. E0 Q3 C! ^& [其实这个人这时候并不会来。
- b$ q* P- \5 l& o* E; \+ a/ N七绝妙僧之所以绝世出尘,是因为他好风雅,又好清静,他若要来,必定要踏着月色,在无人时无人处独处。* \2 R* u4 V4 }$ A+ h/ _+ x
琴声曼妙,不对俗人,只予知音。
& Q- E- J  r" ~. W/ p8 L若是没有知音,他情愿独自泛舟弹琴。
( \4 v" z+ a  O& F+ D6 g% y9 u4 S比如今天晚上,这片湖中。! g) X% n* i, |) e

" {+ s0 X7 t* Q- i" v$ n更深露重,皓月当空。
) l( e; [8 H, l5 e8 W太阳落山,人声便少了,到三更的时候,只有楚留香一个静静坐在亭子里,耳畔仅余水声虫鸣。
( ]! T) c" o4 |  T$ k6 T6 i他第一次见到妙僧,便是在这片湖里,他听闻琴声,游去探看,在舟底巡游几回,突然跃起,吓了正在弹琴的无花一大跳。, M- N$ h+ I2 K! s# _5 R3 {. f/ r( ?1 c
他犹记得当时无花笑着说,“他们叫贫僧七绝,不想香帅却更绝。至少贫僧就不会在这个时候,躲这么个地方吓人。”
* ~+ @6 v( Q* h, r他从月东一直等到月西,等到湖面上泛起一层薄薄的青色晨雾,无花也没有来。
$ s& ^! l( ^; X8 i原来那场梦,真的只是一场梦么?
/ K# O$ Z% V' u+ n' g' Q- J6 u" y楚留香摸了摸鼻子。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3 20:45: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4 19:44 编辑 7 A; q) d( t' L- z8 o; s- m6 F
0 s9 I( b7 h6 U( l& T6 k: l

四 再厉害也可能变失足少年

0 F' C9 K# v2 p' Z, K) r
“所以这个故事便算完了?”胡铁花的大眼溜溜圆,仿佛在嘲笑楚留香。“老臭虫,你老实讲,到底你有没有比我们多活一辈子?”5 k, j. @$ d$ N: o. T) N; n
楚留香风尘仆仆刚回到船上,便被他逮着讲故事。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Q2 w7 K+ f+ R8 ]4 ]
胡铁花道,“其实很简单。你告诉我,我昨天去了哪儿?见了谁?”
2 E: d: V7 X4 q楚留香笑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做了个梦,又不是做了你的蛔虫。”
" M" P( I) b8 S- O1 k) s胡铁花眼珠一转,“那我以后会怎样,几岁死的?这你总知道了吧。”
# a( R) |. C) u楚留香道,“我不止过了一辈子,有好几辈子。每次都不一样。”5 c4 o' F' ?2 e& ]9 E' G2 A
胡铁花怔了怔,白眼道,“你不如把故事完完整整的讲出来,我们参详参详?”0 o* k0 d- f% l# K. k
楚留香苦笑,“太长了。…不过我记得有次你娶了高亚男,生了个女儿…”
7 {# ?- R4 g. P( [, S胡铁花像是坐到了仙人掌,噌一下就跳了起来,“胡扯!”4 p! J3 U! g  H
楚留香笑道,“是你叫我说的,我说了你又不信。”, Z; M7 L) T; _1 N; h0 M9 r& @0 L4 r
胡铁花连连跳脚,“这怎么可能,我娶了醋坛子?!还有了孩子?!这日子没法过了。”! X/ ^9 `+ Z* R# }' J7 ~
楚留香笑道,“这也不知道是哪辈子的事儿,影子都没了。你不要瞎讲人家小姑娘,她嫁不出去,你有得苦了。”9 e- Q7 \8 r& X) F7 o4 @
胡铁花道,“你专挑些不正经的讲,有没有正常点的?”9 I2 F( ~3 A% z/ S- A" N3 s
楚留香道,“我决定先去趟少林寺。不然你陪我去,我路上接着讲给你听?”2 W, Z' e  q+ a% j$ `
胡铁花道,“哎!我才不去呢,少林寺只有光头和素菜,不去不去。”& Q$ Z, I( o" h/ Q
楚留香笑道,“那只好以后有机会再讲给你听了。”
4 }1 S$ C9 f2 w6 w胡铁花道,“既然你那么着急,还回来做什么?不直接去?”: n+ c2 R9 W: Q
楚留香笑道,“我想找蓉蓉帮我准备几套行头。”
- k  m& X1 B* s4 a# z2 k胡铁花抚掌大笑,“我知道了,老臭虫。贼,不,走,空,你这是要去偷东西。”
2 G) K' X" u. H/ N
! ^* w5 n4 m: f% Z月黑风高,夜行良时。
+ g# @) ~% ~) o2 e% A; y楚留香翻墙进入少林寺,从屋顶上疾走而过。他白天易容成僧人,已经踩过点。本来想着先打探一下无花的住处,恰巧听到一众寺僧说他自请看守藏经阁,茶饭不思,天天抄经。楚留香累世经验,轻车熟路摸到藏经阁外。偏殿灯火灼灼,他透过窗缝张望,一位身着月白色僧衣的少年,坐得笔正,正在俯首抄经。少年眉目俊俏,肤白如雪,纤尘不染,手挥笔走间,尽显风流。/ A  h" q) M( N  s6 X
楚留香正在犹豫,少年僧人开口道,
$ ^2 @0 p% e' n“哪里来的朋友,可否现身一见?”
# M' P& Z" Q* [+ v2 B/ d6 s2 n楚留香朗笑一声,翻窗入内。
6 `0 p, W& e( Q8 [/ ]2 t; k“大师好耳力。”+ h0 @* }# ?1 v9 p/ T! F
少年放下笔墨,绕过几案,正是无花。
% o  {: U! ^2 }( H  T4 f只见他气度清雅高华,随随便便往殿中一站,便已然风姿卓越,犹如一支雪白的昙花,孤自在殿中绽放。* A9 Z1 o. `! }! e* o) L
无花抬目合十道,“贫僧不敢当。”6 H! @+ ~8 @- I6 `) R! k
楚留香上下打量他——这是此生第一次相见,相貌风华,与梦中人一般无二。
$ C- t4 L( O8 I3 b无花道,“檀越可是楚留香楚香帅?”
5 [& R& W/ Z4 C9 D# }. |楚留香摸了摸脸,惊讶道,“为什么大师认为我是楚留香。” 他明明易过容,现在长得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哪怕无花天天和他在一起,也未必认得出来。1 K# I( j/ O9 n- K% `
无花坦然道,“月夜来探少林藏经阁,除了香帅还有谁有那么大的胆量气魄?况且香帅周身花香浓郁,想认不出来也难。”, E  D5 t9 `6 p2 ~5 H  ^* {# `
楚留香笑道,“厉害,不愧是七绝妙僧。”
: }" N4 b: T+ n5 H! m3 l( |无花笑道,“檀越此来,所为何事?”
! `# U& E. E8 t7 z) i楚留香也不忌讳,“在下是贼,自然为取宝而来。”
+ g# f* k* c5 m无花蹙眉,“藏经阁中只有经书,俱是我寺宝藏,不知香帅想取哪本?取来何用?”
$ Y6 i4 \; K) u' {- k  B% C楚留香其实对佛经半点兴趣也没有,又不好说我是为了来看看你到底长得是不是梦里那样,不当心被你发现了,只好硬着头皮跳出来。他摸了摸鼻子,道,“这个…自然是贵寺最宝贵的…那个。”我也没想好。
( x% }# x% K; O: A! `8 z无花露出迷茫之色,他猜测可能是楚留香并不想实言相告,故而推诿,略一沉吟,$ x; H, j+ ^/ o2 |
“阿弥陀佛。佛渡有缘人。佛经若是有用,香帅不必来窃,可以告诉贫僧,贫僧代为转达方丈,誊抄副本送你便是。”+ v/ Q0 I1 C! B) K1 d9 R% z8 l$ a
那么大方啊。楚留香又摸了摸鼻子,
. w+ ^6 V2 T5 a' Y  x/ B“那如果我要取的是七十二绝技呢?”, M& \$ K+ [/ ^: a9 I2 U
无花一愣,“少林武功绝不外传,如果香帅执意要取,贫僧只好得罪了。”4 \2 |) X: Y. N: ?
两人距离约莫一丈,楚留香回忆他们几世交手,基本没怎么吃过他的亏,倒也不怕失手被抓。只是这世无花仿佛有些不同,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同,只好先在武功上试试。至于接下来要如何……他也没想好。
& I8 \# p9 g) o, a楚留香拿出精钢折扇,“唰”地打开。9 u9 |4 p9 z$ _7 t+ e
无花沉默,凝目、沉身、拉开架势。8 G5 m; H5 \1 R; p+ I. z' D
楚留香道,“你不用刀么?”4 w) U3 X( G$ m5 I" O, D' C& f; T; b
无花道,“贫僧向来不用刀。”% T0 N$ `: n- Y) G0 q" [
楚留香点点头,收起折扇,做了个请的姿势。& Z4 i% W. g3 K$ E* F
藏经阁不小,打斗起来却嫌不够。无花怕弄倒书架,猱身而上,近身搏击。他使的少林擒拿手,手法灵动凌厉;楚留香腾挪闪避,点击要害,见招拆招。阁内拳脚翻飞,转眼百招。楚留香暗暗心惊。无花左缠右抹,右手叼他左手臂,扭到身后,左手抹眉,叩击他双目,楚留香顺势滑开,扭腰转身;无花松开,老僧包瓜,左手沿他右臂内侧过肩膀,搂后颈,左步拥身,托击下颌,楚留香点他脉门,无花立即变招,不用擒拿,直击穴道,楚留香一时不查,竟被他点住了。
/ U* V1 ~3 `. s8 l# K檀香入鼻,楚留香心里瞬息万变。他脑袋枕在无花肩膀上,后脖子上架着无花的左手,被他拥在怀里,一动也不能动。无花又点了他的哑穴才松开手,后退一步,殿里的烛光照着他的额头,上面都是汗。
% r8 {- Y0 _$ R他躬身一礼,“贫僧得罪了。”
7 G% i  d/ O, C# G7 U0 O  m0 `, r4 ]; J6 b* }
无花将楚留香架起,挪到靠墙的书架后,书架很长,楚留香平躺在地上,在殿中便完全看不见,“你且在这里休息,明日天亮,我带你去见方丈。”( I/ P- ^3 a! g+ O0 `
楚留香直觉倒了血霉,在心底苦笑,什么见方丈,那是交官。
/ r+ U/ H, G) Y: T! I( W无花回到殿中,继续抄经。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4 09:43: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4 20:35 编辑
$ M8 e4 q8 K2 W. M5 _
) g+ G7 D7 J) R+ _* h

五 我知道伯母贩毒


/ D! n  s8 [% ^) j7 G2 @殿中烛光摇曳,只余屋外瞿瞿的虫鸣和偶然的翻页声,楚留香数着天花木梁,冲击穴道。良久,窗棱“咯”的一响,他听见衣袂翻飞的声音。
; b5 h4 z# S' J/ u4 |今夜热闹,竟又有人不请自来。
3 I+ t  z+ X6 }4 C: s4 e
3 h; p0 T+ m/ \" L6 R楚留香屏息静听。
% c. q5 g# v+ F声音纤巧,几不可闻,香风扑面,来人武功极高,大概是个女子。女子进殿后不发一言,无花沙沙的落笔声停了下来。( B5 H/ Q. ~2 y" p4 F3 X7 }3 F
良久,无花温文道,“女檀越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 I! t9 P3 F3 j; b5 E+ i; [7 n又是久久的沉默,楚留香几乎以为那人就那么走了,殿中却隐约传来女子低低的啜泣声。
8 b1 Q; ]7 u2 M) l% Z无花有些慌了,“檀越因何哭泣?”
* r8 E$ h/ H9 y' X- F) ]女子哀切道,“你不记得我了?”
5 i- P* \$ G9 n% L2 P楚留香:(゜Д゜)  j! p# d# S& f/ F
他脑中迅速过了一遍无花的斑斑劣迹。0 K  {4 Q! U$ J( R) J% ]( g1 ?
这个淫僧。
3 }  X" E4 V8 b( g“…无花…太郎”女子又道,“是我啊。”! j& e; Z( I) q) {5 Y& c
“檀越说什么?贫僧听不懂。”无花再开口,声音有些打颤。% p) _. Z  v" B* c# n1 L5 x3 M! f
她知道他是东瀛人么?
6 N1 ]; p+ |/ Q5 @! U殿中传来唏唏索索的声音。
3 d* N; E9 M6 E( C  R# L* j这两个人在干嘛π__π要不是穴道被封,楚留香几乎忍不住要去捂脸,你们住手,我不想再听下去了,先让我走吧π__π* C  c7 ~3 _. D! H/ l
“……母…亲…”无花颤声道。: a- ?1 s' A& l0 }$ ?: K) m
……原来是伯母……石观音?!- ?2 l# t, C/ C4 a/ f* b
Σ( ° △ °|||)
7 c2 I4 D* f) p: u' f- t5 \女子向前走一步,无花迟疑着退了一步;女子又进一步,无花又退一步,“啪”的一声,像是撞到了另一侧的书架。5 w' a+ M. S  M4 f* F: s' l* ~& z
女子哀婉道,“太郎,你是在责怪我吗?”9 `8 Q; p; u, e
石观音如此美貌,她若悲伤动情,纵然旁人没有做错什么,心里多半也要生出些爱怜和抱歉来。更何况无花真的是她儿子。
2 i- \0 S# l% [8 e无花窘迫道,“阿弥陀佛。贫僧不敢。”
4 `1 Z" F8 t2 G. _# U长久的沉默,“…我知道…你心里还是责备我的,”石观音收拾了情绪,“我…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 Q6 p) D2 l  U- p# F+ S石观音去得远了,楚留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无花也长长的出了口气。
$ ?! j) O) ]" z/ G4 ~# h% ]0 A无声无息,无花好像又去抄经了……这还抄得下去,简直不是人。& _/ Z3 J% r# {) G8 {" w" d* K
楚留香终于冲破穴道,绕出书架,却见无花趴在案几上,竟是晕去多时。楚留香急忙跑过去,扶起无花,探他脉息,尚算平稳。
" ]; W, }5 s% X2 _3 h& W2 l! P是石观音对他做了什么吗?
) _8 |+ b/ M. l' r& n! r) V1 R以石观音的为人,真是让人不太放心,不如带回去让蓉蓉看看。
  b: `" {1 @3 Y* n楚留香看看月色,月挂中天,有些迟疑。/ R# [/ ?# P0 V( f  w
就那么离开好像不太负责任,老和尚们找不到人,该着急了。4 n8 P4 w/ Y6 A: w; ?
楚留香叹口气,铺开纸,略一沉吟,挥手书就。0 \. |% n5 v; k6 C3 ?3 ?

$ k, R: [" X5 O5 X7 w; O0 w殿中蜡烛不知不觉间燃尽了,皎白的月光斜斜穿过窗缝,落在抄誊经文的几案上。案上有张白笺,墨迹未干:
, N- {1 e4 h. b2 o0 T3 O4 l  j
( X* o6 p/ t& L2 M

向闻少林汗牛充栋,广积功德,度人无数,倍感钦佩。9 X% e( C( F) |
今夜探宝,不期遇僧。白衣垂云,素雪谪仙。七绝妙手,名不虚传。* w' f2 k! j  \: ~! n8 m5 i
经史子集死物,百分不能及其一。: p7 `% d  |0 Y: \( A
我欲驻留深交,又恐粗鄙,叨扰寺人,左右难安。
0 ]+ m6 ]# T3 o+ [5 z+ N$ }1 c不得已,携子外走,望大师海涵。

5 B7 A6 `5 ?1 A) V" U+ S! X$ Q* E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4 09:56: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5 11:32 编辑
: \- Y- z9 {6 K/ C- x5 ?& T. E9 _7 g& ]6 L1 H

六 听说你去少林寺偷人了

$ M. O* g9 `3 Z/ G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臭虫,我听说你去少林寺偷人了。”
' ?( E+ |- p: |% d7 z; ?: |“去去去,怎么说话那么难听,是请高僧。”  ]$ e9 f; o( C  m" P
“什么请高僧,他出去的时候就说是去偷东西的。我又没有聋。”7 N% H8 F. \% r3 }- y
“你再胡说八道,我现在让你聋。”
- K8 P+ ^( b1 J$ ~% W0 n' B“好厉害,好厉害,我不敢说了,笑笑总可以吧,哈哈哈哈哈哈……”  _6 B2 G/ |0 |7 @' P$ O
无花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有人在外间说笑喧哗,声音很大,听得一清二楚。另一侧像是有浪花拍打声,窗户里吹进潮湿而温暖的海风,床一直在左右晃动。胸口有点闷疼,他支撑着坐起来,想要下床。4 U6 N. b! C$ e, o: R) X8 v& D7 y
“不不不,这种消息不需要佐证,谁不嚼舌根。怪只怪你楚大哥名声大。而且他还不肯默默的偷,偏偏要留什么书信。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他绑走了妙僧无花,不对,他偷走了妙僧无花。”
2 q" s- G0 v; E9 Z无花茫然的坐在床上,向声音来源处望去。卧室与客堂仅仅隔了一片竹墙,透过打开的气窗隐约能看到外面坐了三个人,两男一女。女孩年纪不大,穿套鹅**的衣衫,横眉竖目却不掩甜美可爱;一个男子背对着他,声音最是爽朗,顶一头乱发,身上皱着件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另一个便是楚留香了。
# s& V- j5 W* i& T1 c  A楚留香第一个发现他起来了,高声道,“你醒了。”$ |( A4 K2 j8 {# q( Z* u& R
无花扶了下额头,想要下床,脚下一滑,头有点晕。
5 l; U& ?9 r, u& x$ q/ P& i8 i3 X3 v: V# s楚留香忙走了进去,弯腰搀他坐回床上,“还好吗?”
' \2 U8 Y( ~0 m7 D. V& P无花向后缩了缩,避开了他的手,“没事,多劳香帅费心。”( ~4 J7 w/ ~8 y2 a1 Y- o
黄衫姑娘也走了进来,“你说了很多梦话。”宋甜儿递过一杯水,瞅了瞅楚留香,“不过我们都听不懂。”6 k- A* T' [- C  P  J  G
无花有点不好意思,接过水,“谢谢。我说什么了?”
  L/ ^3 U. l0 j9 @0 e楚留香一手执扇拍打着自己另一只手,回忆道,“类似于…挂柯南不挂科…娘,不要照镜子了…我不想贩毒……之类”
! i, y' b+ J2 o4 r无花呛了一下,脸上一片空白。. M( Q- q! t2 f" i& @* w( m; F/ k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5 11:32: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5 19:41 编辑 9 t7 o8 j9 B! o
* g& g( X' F9 q  B

七 I have a dream.

( X& f2 W; g' ~# }
先把boss弄回大本营,然后当面挑衅,是看不起我吗?
+ ^* \7 c- A( e, L9 P6 i9 h无花回过神,微笑道,“呓语而已,我自己好像也不太明白。”
6 F) t1 H4 g' @楚留香眼光闪烁,“不瞒大师,在下犯了个错,请大师一定救我。”
0 F& z: ?4 F# F. b, X无花想了想道,“留书出走的事,等我回到少林,会向大家解释。”
# B; d, w  l3 [5 |& N" ^楚留香合十笑道,“大师灵慧。不过大师暂时还不能走。”3 E, B2 m( m0 i2 r) ^& ~* k5 @
无花疑惑的看向他,楚留香接着道,“你发了几天烧了,现下好些了吗?”! D7 }* N2 Q. ~0 P$ b9 r- u
无花道,“谢谢关心。只是偶感风寒。”
* a" Y& P: o2 d, b楚留香道,“其实有件事,无论如何想告诉大师。但是我们刚认识,又怕交浅言深,我说了,大师也未必相信。”6 ?) S1 d! m) r- _* Q+ Y" S: X3 W6 B! v
无花被他一绕,绕出些许好奇,况且楚留香的架势,竟是他不听,便不能走了,“你说。”6 ?% N0 B8 d) G% q8 l  _/ T; ^$ {
楚留香带些犹豫又带些小心道,“在下做了一个梦。梦中经历一甲子。梦醒又回到现在。”; I4 f2 M4 ]4 D; w
无花道,“贫僧并非术士,不会解梦。”+ Q8 }+ t' _- P
楚留香道,“在下梦见了令堂。”2 v, _* U/ @8 y  C/ @, D* q
无花扬眉。0 ]( q, R3 v: q" G. T  o
“这话说来唐突,令堂在大漠,是龟兹国王后,但又不止于龟兹王后。”楚留香道,“故事要从黄山世家说起……几十年前,黄山世家被华山七剑灭门,只余一个遗孤侥幸逃脱,这个小姑娘叫做李琦。李琦姑娘心智卓绝,胆识超人,改名换姓,拜无恨大师为师,嫁给朝廷命官柳鹤亭,做了柳夫人,又自立乌衣神魔,伺机报仇。不想事情未成,行迹败露,被黑白两道同时追杀。她金蝉脱壳,死里逃生,东渡扶桑,嫁给了扶桑武士。武士对她一往情深,甚至教会了她神秘的东瀛忍术,但是她复仇心切,一旦学成,便抛弃了他们,杀回中土,报了大仇。李姑娘的丈夫,十分爱她,带着他们的孩子,追来中土团圆。”" w5 V) U; N1 u# M; h; O# A$ E
无花默默的听着,他虽然对《楚留香传奇》有一定的了解,但这些江湖秘辛却也是第一次听说。胡铁花道,“这故事听起来居然有些浪漫,李姑娘并没有做错什么,最多行事过分张扬了些。”% Q  s# Q( T1 P& Y# I2 @; t
楚留香道,“可惜李琦姑娘的野心不止于此。复仇之后,她就想要称霸整个武林。她吸取了从前的教训,与丈夫天枫十四郎定计,将他们的孩子送去两个最大的帮派少林和丐帮,自己远走大漠。”
1 C/ N0 A$ b' F胡铁花道,“那也没什么奇怪,每年送去少林和丐帮的孩子多了去了,难道每一个都出人头……”他突然惊醒般盯着无花,“……地?”: i8 n, ]8 f1 [  }" n5 ^& V( S2 ]
无花道,“阿弥陀佛。贫僧是出家人,尘缘已了。”+ {- b- l$ D+ _+ }& B
楚留香道,“我并非求你解梦,我想去龟兹。”8 R; u% W. D+ J! T" q% Z# L" g* e4 [
楚留香言犹未尽,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 H8 z! F+ G. `' \9 j& ~% K无花冷冷地看着他,“你是想去龟兹求证石观音的野心,又怕贫僧真是石观音的儿子,会趁这个机会祸乱武林,所以想说动我同你一道去。”) f; V& H# d5 I) m& h1 `
楚留香不说话,竟是默认了。/ \4 O4 m9 P9 p' L; W& N- U! S
其实他另有一层想法,从石观音藏经阁认子来看,这对母子竟是十几年不曾相见,与其让无花在石观音的熏陶下产生仇恨,不如先由旁人告知,给他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 w* n" }  z3 M# N6 y# a. F6 f
胡铁花看看无花,又看看楚留香。无花大病初愈,脸颊上仍带着一抹不正常的红润,靠坐在床沿,神色冷冷清清,完全看不出想法。胡铁花并不太相信楚留香的天马行空,只是想留下来看场好戏,听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看人贩子的表情瞪着楚留香。
5 e9 O+ I% j4 }6 q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5 19:44: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5 19:46 编辑
( b% f# M" y3 a) |! H* e
* U6 `3 [9 s/ m! P- b+ L

八 再不洗地要被道德绑架

1 t9 ]  `* r8 i! ^0 R* ]$ U; B' w
良久,无花道,“我也给你讲个故事。”
+ c  b% J1 F9 G: i7 Z楚留香道,“洗耳恭听。”* m: w7 b+ ?: P% X$ f5 i  S1 m
无花道,“几百年前有位大侠,智勇双全,胆略过人,兼又豪迈飒爽,是江湖第一大帮丐帮帮主。当时国家被异族入侵,他一直帮助官军抗击异族,是领导武林群雄的泰山北斗。但是他太过刚直,遭人嫉妒,那人翻出他的身世,竟是异族将军之子。他在中原遭人排挤,左右为难,只得投奔族亲,助他平息叛乱,事后封王封将。”
7 }* W7 }8 a' E- u% y$ z胡铁花道,“英雄到哪里都是英雄。”
6 g; P, m/ j  [" k% s' l0 ]9 F' X/ c无花一笑,“是的,可惜后来他的族亲要攻打中土。”他顿了一顿,话锋一转,“若你们是他,你们怎么办?”5 @6 f4 J1 I$ c8 U7 J4 M4 C
胡铁花道,“帮助族亲,对不起养育之恩;帮助养父母,难向族亲交代;袖手旁观,又不忍心。”1 y% p$ |% Y( K" d
楚留香摇头叹息,“他怎么做了?”
! a& L& u5 K7 {. v无花道,“我不知道。”
& f. P" v2 }, \4 ^7 ~0 X+ W, m* U楚留香一愣,无花神色坦然,仿佛昭昭无藏,苦笑起来。
* Q5 i$ ?# I- N5 T, d: [* h无花道,“还有个故事,想不想听?”/ s" n! y' M" P( Q) v; A
楚留香道,“你说。”
/ z% R- h9 C8 I+ }3 `* }/ P/ N' M无花道,“从前有对结义兄弟,遭奸人所害,唯妻子和孩子逃脱,其中一个孩子流落到蒙古,被蒙古人养大,长大之后回到中原,因他人品上佳,种种奇遇络绎不绝,得到全真派道长、丐帮帮主等多路英雄的帮助指导,得了上乘武功和兵法,甚至娶了个聪明美貌的中原女子。后来蒙古率军攻打,他一直在前线统军抗击,保卫祖国,杀了无数蒙古人。他算不算英雄?”! l: j$ c1 E: G* P8 e; p" V( z
胡铁花一拍大腿,“算啊。”1 f5 S: J4 i6 @. D
无花冷笑,“像他这样舍弃了养育之恩的人,也算英雄吗?是不是只要立场相同,英勇无敌,便是英雄呢?”* C9 ~% j% u# U
楚留香摸摸鼻子,被他套进去了。道,“这我就听不太明白了,第一件,是影射你弟弟南宫灵;第二件,你是想说,若是你背叛少林,道义上也是无可指责的?”
9 |3 e' S: j' t1 l0 R) k无花道,“我只是讲了两个故事。”5 X, r, W& M, `6 N
楚留香苦笑道,“你这人到底有没有感情?”0 ~+ k% s+ U6 F
无花道,“若我未曾出家,就必然选择一方。你来劝我,是希望我不要受仇恨蒙蔽,决定前念及师父,但我若就此助你们欺负我母亲,那么我根本不配做人。你说对不对?”
6 R# c- V6 E- b' q1 ^  [' {无花的眼神亮如寒星,冰凉若雪。
' w- g7 U) z6 I% Q楚留香叹息,“是我错了。你并不是没有感情和 yuwang ,而是有了感情和 yuwang 之后能加以分辨,择善而从。”
- Q7 q5 i8 V. O; ~6 G无花道,“香帅灵辨。”" K# H1 j+ H1 Q
“我相信你会做出最好的选择。”楚留香仿佛松了口气,笑道,“毕竟你不先为自己辩白,却说丐帮,我竟有些妒忌南宫灵。”+ q" N5 x5 ^& ^; Y
无花斜乜他一眼。
+ z4 [8 Y  M0 U1 H楚留香道,“今日是我唐突了。在藏经阁里你手下留情,没有完全封死我的穴道,我十分感激。”
7 [; f5 I" M+ E- A无花道,“香帅客气了。”
- p/ [2 i! |; e" G$ }, g
' f5 p; Y. `# `7 b(上面故事参见金庸小说)
' K) S; y$ y' B. x* M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7 20:40: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8 16:16 编辑
: A- G) I; x  n# f4 j* C  K: w& J+ Q1 ^! t! S8 w' u3 a" R

九 我觉得我在发展言情后宫

) p5 k) e% Y( c' B0 }: O% }
楚留香道,“大师大病初愈,不胜奔波,不如先在此地将养几日。等病好了再回少林。”) d; q1 i& S1 W& W& |# N
那时候石观音也该走了。/ v$ |% o" n& p. Y5 T: D
无花略一思量,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道,“也好。”
4 l# T( d; L+ j0 Y* g6 T0 O看来面对石观音,楚留香十分矛盾:既想阻止她,又不希望引发正面冲突,李琦武艺高强,传说除了水母阴姬,天下无敌。她又身世堪怜,经历坎坷,虽然不能变做她危害天下的理由,但足以令楚留香犹豫。0 E. M; `: F+ k, p
其实在大漠的石观音才是无敌的,到了中原,势力不至,诸多掣肘;她修习的天武神经,非四十年不能大成,又时灵时不灵,换做是我,情愿现在动手。
8 i# r0 Q" m2 I  U. i* v0 u9 A无花收敛目光,隐去杀气。. O+ k0 b  x8 ~0 z7 n, S  K3 n: i
但是这又何苦来哉?没有她,这世上便不会有无花、南宫灵。他自请看守藏经阁而不去江湖云游,本就是为了避开石观音和楚留香。相煎何太急。可惜未能如愿。( L( o0 l( v. R. o8 ^! A$ K: c
* i: l1 G' V# h- S8 Z0 E1 C4 t
在船上休息了一晚,第二天风和日丽,无花醒来的时候发现僧袍已经熨洗妥帖,摆在床头。他一身清爽的走上甲板,船已经出海了。
$ W, X' ~6 K* D& g7 H. u, w船上不见楚留香,胡铁花也消失了。: n7 F: ]+ b: V
无花站在船头,吹了会儿海风,风信温暖,鼓动着僧袍的长袖,蔚蓝的天空中海鸥掠过,俯仰滑翔,并不怕人。
4 F0 t0 J( c5 [" _" z# ]“大师好兴致。”2 }3 P- D& K+ J4 w
无花回头,一位广袖长衫的纤弱少女慢慢从船舱走了出来,她语声轻柔,脸上更是带着温柔恬淡的笑意,太阳正斜在她背后,在她随微风拂动的头发、衣衫上笼了层金光。便是九天仙子下凡,也不过如是。- m5 {- O! S0 \) s( V/ Z4 Y
无花宣了个佛号,“阿弥陀佛。”
/ p. O0 G) v$ D* m少女道,“船上无趣,请大师见谅。”( z$ ?+ C1 n% T0 q
无花笑道,“阳光晴好,海风宜人,偷得浮生半日闲。”
7 m, a2 _& `& i1 @% y, C' L% r少女刚要开口,她背后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明眸皓齿,巧笑嫣然,手里托着盘食物,“你们那么无聊,不如喂海鸥吧。”
+ Z) f, J# z/ E: H, z无花哂笑,他有一种蜜汁自信,多半楚留香和胡铁花是去找南宫灵了,怕他跑了,故而把船开到海中,又着这三个姑娘看管他。但是想想自己的想法又颇煞风景,楚留香自然不会那么不懂怜香惜玉,拜三个美貌少女来做狱卒。/ C, d" [' @' d
对着楚留香他可以不假辞色,因为楚留香绑票了他,虽然是出于善意,却也未经他的同意。但对着这几个聪慧可爱的少女,他却实在绷不起脸来。2 m: l' A) ^' O$ j" A# A2 ], Z
“海鸥吃馒头吗?”
% g* b3 V2 }" r, Y; F$ `% n宋甜儿得意道,“吃的,不过这些是用来喂鱼的;鱼群聚集,海鸥才会过来。”
+ W0 K# `# B- i% v+ @两人靠着船舷抛洒干粮,苏蓉蓉搬了凳子坐在一旁晒太阳。无花游历多年,苏蓉蓉是才女,宋甜儿俏皮可爱,一时天南地北,瞎聊起来倒也快活。* z& d* T1 T# m  C+ f8 ]4 y
干粮几乎抛尽,鱼却没有几条,宋甜儿噘着嘴有些不快。% S: r  T' M: f) x7 A3 j% T
苏蓉蓉笑道,“大概今天鱼群开大会。”" q- g+ h9 ~1 N( V, C8 F! t% K1 d
宋甜儿眼珠一转,“真无聊。不如蓉姐……弹琴吧?”9 b. G: s& J  X
苏蓉蓉笑道,“呀,我真不该上来的。有大师在,这不是叫我班门弄斧么?”
) P! P! r% [( i- |无花笑而不语,眼中的冰霜似乎已经融化,显出一泓秋水来。# R. ^9 s2 [/ r! H9 q3 H7 v
苏蓉蓉叹息道,“真是叫人窘迫。”她话虽如此说,眼中却没有窘迫之色,反而有几分期待。她们听说要与七绝同游海上,早就在船上备了乌木琴,有备无患。! M* X5 ~$ }# f8 a
无花笑了笑,“琴曲七百,唯《欸乃》可以合境。可否让我看看琴?”+ T0 k6 r& }8 y& b4 c7 i
苏蓉蓉盈盈站了起来,宋甜儿笑容满面推着她进船舱,无花自然不好在一旁看着,叫一众弱女子去扛琴,便跟了进去。. c9 {4 f5 W% d
  i+ K2 [1 R2 r( Q8 W
【注:古今琴曲七百,加各路版本三千】
: s9 ?2 Z1 \9 s9 b, A在看原著,更新速度略慢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8 16:14: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19 17:21 编辑
- l6 p* S- w, j$ ^1 q6 x8 i( ]) G# Z) {" ]. r

十 你相不相信南宫灵瞎?

( R" j. R9 W" n) \5 B) a
楚留香包了乐海客栈两楼最舒服的包厢。乐海是这座城里最大的客栈,正对着城里最繁华的街道,他倚在栏边,楼下往来的人流车马,仿佛都在他脚下。他的面前摆了一桌精致的酒菜,对面是同样舒展地坐着的胡铁花。这是两人到这镇子的第二天。他们正是打算去找南宫灵,却并不着急。毕竟,若要他们去找这位未来的丐帮帮主像隔了千山万水,但丐帮要找他们却容易得很。楚留香刚才看到好几个乞丐瞄了他几眼,交头接耳,又匆忙而去。
/ Q7 ^" r7 ~! l5 n2 H胡铁花捉着筷子,叉起一块猪蹄,“南宫灵为何要找我们?”4 t  z/ L7 d4 n; e7 [
楚留香老神在在,“因为我绑架了无花。”
9 z: k4 ^! [4 f, n; u胡铁花道,“哦,你真相信无花和南宫灵是兄弟?你怎么知道无花没有骗你?”/ E% _% `* W- e- z
楚留香拿起酒壶,“因为这事本来就不是无花告诉我的。我知道你心里也已经信了七八分,只是若不能驳一驳我,便全身不舒服。”! O% F) K1 j3 ?' h% F  s9 |+ m& T* D
胡铁花道,“你也相信石观音是他们的母亲了?”
. G( O7 l5 R) B& E- T9 x( x楚留香道,“亲眼所见。”* w1 d& I/ Q6 g/ N- N. {
胡铁花道,“你又怎么知道他们还没有母子相认?石观音不会一起来?”
/ W; y; {9 s4 C3 z楚留香叹道,“我只知道南宫灵一定认识无花,但是多半并不认识石观音。作为丐帮未来的掌门,突然有人上门认亲,南宫灵不会那么轻信。”7 Z1 G! t+ I" a* t( a
胡铁花拿起酒壶,灌了自己一碗,“老臭虫,我觉得你这个推测是好的,不过不切实际。”+ j! z8 s- k& `
楚留香道,“哦?”
- `9 y1 p. M, Y9 C' E胡铁花道,“你见过石观音吗?”
$ B$ S, m4 y. Q- ?. Z+ K  c, j' A楚留香道,“见过。”6 I7 u: M+ @; [1 u- H; P
胡铁花道,“在梦里?”) h' a* K: c) H- I% c
楚留香点头,“嗯。”  X( i( b0 ]/ T; _+ Y
胡铁花好奇道,“她真的长得很美?”
3 i' A+ j) [. g5 ^1 [楚留香不假思索,“光论表象,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 x0 N7 @! G" H- ]
胡铁花道,“和无花长得像不像?”
5 R  y- i# e3 r# y楚留香突然噎住了,“…确实…。”! {) u& t! C0 A. _# L4 S
胡铁花又灌了一碗酒,“希望南宫灵比较瞎,或者比较多疑。”
* }! B. F8 @, j* g& c1 l楚留香苦笑道,“希望我们能快过石观音一步。”
" h4 h" U% S; h5 n2 p% z) \
+ ^* d. Q" e8 w2 U' ^0 K" d) O: q! ]8 I一个剑眉星目,长身玉立的少年在楼下朗声道,“楚兄别来无恙。”: N. v7 G% r8 b5 L' n; _
也许是楚留香虔诚的祈祷感动了上天,南宫灵见到他们的时候还是楚留香认识的那个沉稳爽朗的南宫灵。* W  {, h/ W8 v1 T+ I; |; E2 d
楚留香飞身而下,“好久不见南宫兄,咦,你脸上有仙气。”( a8 r9 v1 Q  ?9 [% Q4 ?
南宫灵莫名其妙的摸了摸脸,楚留香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下,南宫灵恍然大悟,哪里有仙气,黑眼圈倒是真的,顿时苦笑道,“楚兄说笑了。”& m: V+ Z+ I- E* `% J
两人前后走进了客栈。* b9 `6 C- p. j0 X3 r
南宫灵看起来堪称憔悴,边走边倒苦水,“不瞒楚兄,帮中俗务缠身,小弟好几天没睡好觉了。”所以楚兄你就别添乱了。
7 @  o) s/ v- `8 |' K3 y楚留香道,“不知何事?我可帮得上忙?”1 D. D- q3 c' |7 B- m' C2 u: U6 U
南宫灵道,“说来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只是堆在一起,颇叫人烦躁。”
" }4 I1 j9 ^) H2 \楚留香合十道,“外离相是禅,内不乱是定。与其在忙碌中迷失,不妨在经历中醒悟。”
9 `+ i' S# g' X: z, d$ }' w南宫灵苦笑道,“只有楚兄还是风采依旧。听楚兄说话,莫非江湖传言竟是真的,楚兄上了少林?”: }/ n: r% `; A3 w9 {4 x$ h
楚留香断续道,“是的。不错。是我带走的。”1 t6 u3 h& x5 W
胡铁花,“……”0 S  G. {' W/ q$ p0 X
南宫灵,“……”(⊙.⊙)我还没有问。* G* |+ q3 l0 I/ l3 o
楚留香,“没关系。”1 ~) X$ X" [1 g3 F$ W, I
南宫灵,“可否……?”
. r# ?9 F% {. C3 |% I$ v- M1 N楚留香,“决定权不在我,你可以自己问他。”
0 t$ B# r, y# B  G( C8 V胡铁花,“…你们两个…说人话。”
( h( {9 Q# V6 f, R( w6 i2 i9 W/ j
; o2 C, L7 Z. W+ ]& [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该用户从未签到

UID
221680
金币
617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151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7-12-21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9 17:45: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择文 于 2017-12-21 20:39 编辑 ( t; ~! U6 X$ w2 _# ]
. ]! H& {7 I; S* p9 A+ @7 C

十一 没带狗,不敢自称围棋高手


1 m( g1 K  S% d1 w3 P无花随两女走进船舱,转入琴房,地方不大,陈设精巧,小小的一方空间,站三五个人还有些空阔,一头放着琴桌,横放着床琴,墙上还挂了一张;另一头有个黄金桩,桩上摆了棋盘,上面黑白交错,有半局围棋,一个长衫红袖的美貌姑娘坐在旁边,目不转睛对着棋局。无花好奇的看了看,目光不由自主流连停驻。' A7 o, N) w; U, E% e" o! o
苏蓉蓉和宋甜儿对视一眼,道,“琴需入境。大师既然已经动心,不妨先去看棋吧。”
& g) H% ^, H8 x/ m9 ?; `$ A5 ?无花告罪道,“谢谢姑娘体谅。”7 r7 s6 M  J6 b, g( B* Z3 x
李红袖这才发现他们进来,“大师认得这个珍珑?”
; l8 \! O) ^4 r/ b, ?无花点头,“山中遇仙图。”% L3 d6 H3 e: e6 u* Z& Q/ a
李红袖展颜道,“大师原是个中高手。能否指点几招?”6 L3 F% U/ T/ c# T- r$ P
无花也不推辞,执白,在盘中一点;李红袖想了想,点入一黑,交换三五手后,不由叹道,“大师不亏七绝。”$ a" r6 ]3 l' K' a6 y
无花道,“惭愧。”9 {1 Y4 q1 L* ~( q/ ^: g
这不过是阿尔法狗之后,人工智能盛世,AI普及,家庭电脑娱乐装机必备,所有演算全靠机器,无花本身对棋艺很有兴趣,记性好而已。$ T8 r* M8 _8 M
无花道,“姑娘好棋?”9 Z* q, r4 a- T" {# _2 T
李红袖笑道,“大师见笑了,红袖就是学过一点,能走几手。如果大师不嫌弃……”1 F6 j8 h. g5 Q, X1 w0 s
无花点头,笑道,“阿弥陀佛。”
, ]5 d# \& ~& [6 f" f. j' Z, X; E) e$ z0 }& J, {7 y# H
# s! @2 q# J  \8 I
【看了《叶落无花》、《无花的花》、《好色是一种病,得治》感觉获得了大解脱,颇想弃坑】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UID
3538105
金币
2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6
精华
0
阅读权限
5
注册时间
2018-1-15
最后登录
2018-1-16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6 15:27:36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