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首发/写手团】《制妖记》作者:獒炎【2018/1/18更新到第19】

楼主: 獒炎

[言情小筑] 【首发/写手团】《制妖记》作者:獒炎【2018/1/18更新到第19】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66 天

[LV.6]常住居民II

UID
2831984
金币
17103 枚
威望
35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46
精华
0
阅读权限
160
注册时间
2014-11-10
最后登录
2018-1-22

写手团勋章

鲜花(225)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14 14:06:09 |显示全部楼层
金币充值赞助| 加入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17
: Y% R7 n  X0 ^; U# p“鹃娘,你又跑到那角落里面去干什么?我的事情已忙完了,你的呢?家里要用的东西已买全了吗?”
) ^0 @" p* @1 n! D( q0 I那少妇听到这声喊立刻抬头应了一声,接着便她显得十足紧张,忙把那张符咒收了起来。又急急的在身上找出张手帕忙忙在脸上抹了抹。8 {5 K# b; E& _6 p
这时街口那边已走过来一个年轻男人。“鹃娘我在同你说话呢,你倒好,一句不答!”: p6 j! a1 U3 j6 r1 j
那男人一面很不高兴的说了一句,一面穿过人群急急的往这边走了过来。
4 J" Q/ g& Y  i  ?铃铛趁这男人尚在远处,早已把那招子变得如巴掌大,她手往袖子里面一缩,已麻利的把招子踹回衣袖里。但做完这些铃铛却却根本没挪窝,还站在原地,她甚至扬起头死死的盯着那年轻男人看。
& E+ g5 [% }/ V6 B! b/ S这男人看来二十出头,穿着一身在这小镇中颇为体面的缎子外袍。他虽然身材颀长,但以为他长得颇为精壮倒不显得太高,反而是在众人中有些鹤立鸡群的意思。在这和风习习的夜晚,他倒显得有三分玉树临风的潇洒。
( S4 F% z/ E( W, W“你又发了一个时辰的呆吧。呦呦瞧瞧你这脸,怎么又弄得跟只大花猫似的。你又在这墙角哭了吧。这次又是为了什么?”那男人虽然这么问,但并没给那少妇机会回答这些问话,而是伸手在在空中挥了挥,接着用极不高兴的口吻说:“别跟我说家里有什么,那种傻话我才懒得信。”
/ b# J1 k" f, e. X& o他叹了一口气:“你在家哭也就算了,怎么你还嫌在家还没把我恶心够吗?还要把我的脸丢得全镇到处都是。哼,人家早在我背后议论,说我怎么怎么你了。可我简直把你当成祖宗一样供起来。”5 C# i2 i/ t0 D  i! z# e# b* o: h
男人这时一仰起头。他本身材颇为高,又长得远比少妇壮,这一抬头则更把他的身材看来凭空拔高不少。这男人这时更用狠厉的口吻说:“你自己说说吧。”8 C' S  y0 X3 k; Q: b% \& A% G3 h
那少妇被吓得瑟瑟发抖,额头上又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眼眶里面则包满了泪水。她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孩子,整个人已因为紧张、恐惧已抖成了风中枯叶几乎摇摇欲坠,但她还死死的撑着。少妇刚才还哭得好像水坝开砸一般,这时她却咬着自己的嘴唇,竟然不敢让一滴泪落下来。7 F, K5 \# |9 l3 {
“这还有个脏小孩。你这人…”男人这时像是骂得累了,也像是再骂不出新意,他这才叹口气。一把夺过少妇手中的手绢,然后狠狠的胡乱擦起少妇的脸。' L0 D) Y/ l0 h/ I- A7 A  v
铃铛见那男人把少妇的脸擦得更乱七八糟,她则一低头早跑进人群,趁乱离开了。末了她转过头,正看见那对夫妻拉拉扯扯的转身离开。
& g( g/ L3 n' x( l“哦,看来他们是回家了。”铃铛并不太在意,下一瞬她的目光就被不远处一个卖团扇的小摊子吸引住了:“他们回家了就好…那边的团扇好有意思,我们去看看。”她说着就像是把刚才那少妇那事情忘了个干净,竟又高高兴兴的去跑去了团扇摊子。
  B; k. Q. C6 \" ]/ c) z! o0 u4 C# \: z( s1 Z' L% W  U

* T6 a. `8 ?5 s5 \- ^' c, s( h1 [- t% J
5 a5 v8 T  P" ]: g! M' U) W6 C: i
“喂喂,都傍晚了,这么点地方十几家小摊你到底看够了没有。”  {/ z# R! X( f6 F. {* c
铃铛这时背上插着一把绘着牡丹纹的团扇,胸口则坠着一个精致的穗子。“啊,他们这就收摊回家了,可我还没玩够。”8 N: w' _8 A4 O2 @1 k$ s/ n9 i& \. }
“废话,这时候在就是人各归家的时候,我说着么一个小镇子里面能有什么好东西。那什么扇子、穗子且不说毫无用处,就连做工也是毛毛糙糙的,你买这么些来做什么?”
2 ]; }: t# e  t6 J/ U“好玩呗。”铃铛毫不在意,只在话里乱掏一阵子,她拿出一块糖看了看:“哦,是玫瑰的,这味儿我还没摸到过呢,也不知道好不好治。”说着就把糖一把塞到自己嘴里。
; [1 O2 M: h& C% I" e# g“我说,这时候为了免得惹出麻烦我们还是该回去的好。”; J- N  j3 K$ x6 M4 j" b2 D! w
“回去干什么?又去看那人的冰块脸、对着他装孙子吗?我可受够了。我说,别的事上我还打可以让着你,独独这件不行。”铃铛一下子又炸了毛。+ w. T. q4 v6 B1 l9 T& K0 N" R9 K
“你那时在那对夫妻面前装小童不是挺像个样子的吗?我看那人也不真怎么把你放在眼里,你用处刚才二三分的乖巧也足能把一切对付过去了。”
, D& c, B( r( y% O* Y1 ?“一码是一码,对那对夫妻装乖,能和对那人装乖巧同日而语吗?”铃铛一边说这话,一边她脚下也不停,这时已走出那片市集。. a: b  c( S1 H, X% v, U3 t
“这内里有什么区别,我怎么不知道。”2 s5 P/ a3 B1 F" z' t) N
“那区别大了去了,应付那人是我不得不为,对那对夫妻那时随我心意,就是为了好玩。”# F. e' ?  p  p7 i! B, S' W
这话说出,半天没人应声,良久铃铛的肩上才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气声。9 g* [6 D" n. Q# z6 i% F
“你叹什么气。哦,对了你一定是觉得这镇子太小,没什么好看的。其实不然啊,所谓‘一沙一世界’,你只要有‘看’的心思,好看的东西自然就会出现。”铃铛没心没肺的指着周围毫不起眼的土坯房子:“你看着里的房子…多奇,我看你过去一定没看见过吧?”
$ ~5 O( K& w. T! y那个声音又说:“得了,你就是不想回去吧。”
& F0 I0 V, c' O3 R* b! O“是啊,我就是不想回去,今日不想回那冰块脸那儿,日后我也不想回那地方去。要不我们这时逃什么,又何必变成这样?”她说倒“那地方”时不免拉了个长音,那张圆圆的脸上也显现出三分不高兴。) a) P" G, C2 S) t: W8 X0 u- Y
“可那命运岂是好逃的?”# S; J7 X0 ~! R! G; q1 |; @
铃铛又找出一块糖,她把那块糖那道自己面前左看右看,翻来覆去瞧了又瞧,几经挑剔撇撇嘴把糖一收。“这个嘛,要逃掉的确很难,那不就要我多想想,多用些手脚。”
% V9 c# {# y7 W4 s铃铛这时猛然收住了脚步,她转过头看向左近一家青石头小院。+ n) F# N# |  Q' x
“你看那边有个老头。”铃铛玩着自己胸前那个穗子,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户人家门口那个老人家。4 s) R! U- J: h) `$ r6 K& d
“喂喂,我们可是再说很要紧的事情,你这是说什么路边有个老头。人家不过是到了夜里回家罢了,你盯着人家看什么。”$ c! y! \$ o* }3 k! B0 m
“我总觉得那老头有什么不打对头。”铃铛说着干脆走到那老头近前。
( m" M; [' T" q& m1 ^. R! w5 a1 Q2 _/ b+ F* C# I" {2 \  s) J% X
字数:2000
鲜花(225)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66 天

[LV.6]常住居民II

UID
2831984
金币
17103 枚
威望
35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46
精华
0
阅读权限
160
注册时间
2014-11-10
最后登录
2018-1-22

写手团勋章

鲜花(225)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29 13:22:14 |显示全部楼层
18
/ n$ [) {1 Q: [( r( K“让我进去,我就见见我家老婆子,然后我就走,我可是这家的主人。再说了我又不做什么坏事,你们干嘛拦我我?”那老头这时像是在和谁吵架,那院门本来没有插上,只要一推就能打开。
; n- e: i$ x, n% D“这老头干什么呢,怎么还吵上了。”铃铛托着腮,干脆站到一边就近观察起来。
1 A' ^2 {9 ~( `/ v( `“你们还是我弄回来的,这时却连我这个本主也不认了!”那老头虽然嘴上说得很热闹,他那双鸡爪子似的手却只伸到离门一尺远处便一动不动。他浑身更如鸡戒备老鹰一般紧绷着。' A( }+ Q" ~( @0 |% Z' G  _% k$ {
“啊,原来如此。”铃铛这时点了点头,她突然站起来带着一脸灿烂的笑脸对那老头叫了声:“你是个死鬼吧,这门上贴着门神,人家自然不能让你个鬼物进人间阳宅的。”- ?- W7 L. s- ]6 `
那老头听到这声叫这才猛然回头:“啊,你是谁啊?什么时候这里跑来一个小鬼,我怎么不知道…”
/ D1 h7 y& ?+ b, O6 c& h/ V0 j“什么小鬼,我可正正经经才是个活…”铃铛的大眼睛转了转:“活物。”她指着那老头毫不客气的说:“你才是个死鬼。我说人死成鬼,这个道理谁不知道啊。好在天尚且有六道轮回,你去了地府,老天自然会给你一个公平。作孽的受罚,为善的则有好报,不过你自可以托个好来生。那时你又是个活物,便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人间游走。那可强过你做个鬼物,在人间如过街老鼠一般。”
6 g4 e" _2 @, C% N$ {那老头看来气也不小,他跺着脚很不服气的大叫:“这话我还要你来说吗?我活了一辈子的人了,难道还要你这个流鼻涕的小娃儿来教训?人鬼殊途这事情我自然知道。”
- B. v) z% q) V3 S( ]“啊。你看人家这是真的说一套做一套,嘴里什么都知道,就是赖在这里不走。”铃铛侧向自己肩头:“什么?你要我让他快去望乡台,这事好麻烦,还很没意思,我才不想管。”2 Z9 m* j& G1 }
那老头这时却定睛死死的盯着铃铛的肩头,他接着像看见鬼这样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捂住嘴几乎大呼小叫起来:“你这娃娃的肩膀上坐着个青色的小狮子,那东西还能说人话。你…到底是什么…”; J) k& S: F1 c4 |- j2 Z
铃铛从那老头摆摆手很不高兴的说:“你管我是什么。哦对了,我都忘了你是鬼物啊,当然是可以看到它的。”她说着指了指站在肩头的那只小青狮。“这样更好啊,你们要是能说上话,我也能省些力气。”
* i! R% J2 n. }4 `青狮看来很不耐烦的扭了扭身体,铃铛叹口气伸手把贴在青狮背上的符咒扯了下来。她毫不在意的把符咒揉作一团,顺手扔到街角。那团黄符还没落地,风中突起一团火焰,立刻将符咒烧为灰烬一团。
+ |3 x5 v2 p& _6 q  }6 }+ P“老头,哦对了这时该叫你老鬼。”铃铛点点头:“你活着时这里是你的家吧。”她得那老头的连连点头却毫不在意,接着却说:“可惜人死如灯灭,这儿也不是你当呆的地方。我看你还是该去哪儿就去哪儿的好。”
. A9 s/ {* h* W; H$ W/ c5 g“我明白我全都明白,我也不是想赖着不走。我就想回家去看看我的小彩,就见一面。那之后我立刻该去哪里就去哪儿。你当我真喜欢躲在这里吗?大夜里没地方躲,日日被冷风吹得我都快没了魂,到了大白天我只能去找个米缸躲起来。昨天我躲到李舟家里,我真舒舒服服的打着盹呢,那会还是大下午不接饭点,谁知道他家那婆娘失魂落魄的跑来揭米缸盖。我猛然被下午的日头照到,几乎要把我化掉。”, h* R% k. X5 j4 z" C2 S+ t0 a
老头说着还抚着自己肋骨毕现的胸口,显然这时还在余惊未消。
( P9 K  x: v" @% O4 {- l0 W“日子不好过吧。那是自然的,毕竟这里是活人的阳间,天理自然也不能让你们这些鬼物过得太舒服了。否则你么要是赖着不走,那岂不是要天地翻过来了吗?我说你要是找不到路,我大可以给你指一条。”8 f5 c$ U( q2 R$ z; b6 K1 x" z
那老鬼急急摆双手:“路,我怎么不知道。再说了我这还是自鬼差手里跑出来的。他们这时大概还倒出找我呢,我还用你这小娃指路。”老头这话说出来,他又颇有疑惧的盯住铃铛。2 ]% w8 ^' n0 m3 K
“后有追兵啊,那滋味可不大好,这个我知道。”铃铛却并不在意的玩着自己胸口的穗子。
* w# t. e' ?( H% [, P6 X“你唠里唠叨的说些什么啊。”青狮子不高兴的拍了铃铛一下。
5 N/ e; y+ k) L$ K. |. C7 p* N0 r& x“我这不是闲得吗?前些日子又被那个冰块脸憋坏了,就想找人说说话。”铃铛只是一摊手,她接着用一双大眼睛盯着那个老头:“我看这位不愿离开人间,或许也就是想在投胎前再同人说说话。我如今既然没什么大事,就全了这位的心愿也好。”
) M7 L1 j0 D( Z' B4 s% C7 l8 V“我…我哪里像是闲得找人聊天的人…我可是吃了无数的苦,想了许多法子就想进去瞧瞧我的阿彩。这话我刚才就说了,你这小孩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0 P8 Z  b( ^. @0 z2 D铃铛听了这话却突然变脸,她扁扁嘴不高兴的说:“真没意思,要不我们别和他胡扯了,我还是换个地方玩吧。”& v$ K3 \$ Z; C* A0 q) T, o
“喂你这人!”
! s2 s9 p/ T, S% n这话自自那老头和青狮嘴里异口同声叫出来,这倒是终于喊出了些气势,终于让铃铛主意到了两人。
& |" f$ r. }+ D% n( H& a“啊,我说错了什么了,你们干嘛对我这么凶。”铃铛揉揉自己乱蓬蓬的卷发,话语里面居然带上了些许的委屈。5 w) e7 t# j5 w3 K
“你是个高人吧?”那老头说了这句话后,自己却愣住了,他还直打量铃铛矮矮的个子。“我的意思是…你很有些本事吧?你就行行好,让我进屋子去见见我家阿彩。完了这个心愿我就走,我就自己回去、去投胎,这话我说了一定算话。”老头拉下老脸使气白赖的对铃铛恳求起来。# l! K* j0 K1 x' x* v3 ?
“啊?”铃铛一双大眼睛翻向空中,脸上表情模棱两可,出口这话也意思颇为不明。甚至她说话的语气里面都带着十足的怠惰与毫不感兴趣。' {: N/ l7 ~( g6 |
那老头见状,像是下了个很大的决心:“咳,事到如今我就把这事情全对你说清楚。我这老脸老皮的也不要了!”他几乎是干嚎的说出这句话,说话那腔调简直比狼嚎还凄厉。那老头虽然是个鬼魂,却如烧熟了的虾子一样整个红透了。) [) ~6 y: I: e" Q- c
“我娶了阿彩三十年,刚成亲那时我们夫妻两年纪还小时不大懂事,还常吵架。可后来也不吵了,虽然不算举案齐眉,但也算是在一起过了这么些日子。可前些日子我去河里钓鱼,谁知道那天运气不好,钓上一条大鱼,自己却被扯到了河里。”
" U" ^8 s& F: y+ X  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你干嘛跟我讲这些啊。你还想讹我偿命不成?该偿命的是河里面那条大鱼吧。哦,也不对啊,该是你这个老骨头一把还胡来的老头自己。钓鱼被鱼拉到河里面,这这种死法好蠢啊。”铃铛好不节制已经笑成了一团。
9 g+ n2 E& R6 Q: A那老头见自己的叙述不过招来那小孩一通嘲笑,之前因为害羞弄得浑身红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便退了下去。老头黑着一张脸,死死的盯住铃铛,一如过去活着时盯镇里那些没礼貌的臭小孩。; i" N$ D% ~# m9 A9 d6 v3 i
“我再醒过来时就被抓到了阴曹地府。但我放不下阿彩,就自枉死城里千辛万苦的逃出来。好容易逃回来,却被这门上两门神挡住!”老头紧紧握着拳头,但那拳头他就只敢于举在自己面前,根本不敢砸向两扇门。( w. r, Y1 H* p" @% V; A3 ~
“哈哈,阿彩,你说你和老婆婆已成亲三十年了吧,你还这么叫,老头你真是为老不尊啊!”铃铛说着又咯咯笑了起来:“再说了要自枉死城里面往外跑也不难,还千辛万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 I6 ?0 U0 r" v  l; [5 {老头这时两个腮帮子已高高鼓了起来,看来他已气急了,若不是此时真有事求铃铛,他是早就发脾气了。9 Y, \' g5 E. K% C, s
“这位上仙,既然与我老头有缘分,不如抬抬手解我困厄。”老头嘴里虽然还说着话,可语气已变得冰冷。看来他不过还不死心,照本宣科的把心里话说出口而已。3 c5 l' \9 ^' x4 S# ^7 R; T
“啊,这还真就是抬抬手的事情,”铃铛说着走到门前,她抬起手看来就要推开那两扇门。但她转而收手,接着就是一笑:“可我就不帮你。”
1 I' N+ P2 ?; d8 j: D  s那老头听了铃铛前半句还颇松了一口气,更有种苦尽甘来的高兴,但立刻就被铃铛后面半句打得没了话。
' D- {: G" B9 y% [5 [. S: a# A& s“你…你这是消遣人…”老头极为愤怒的指着铃铛大叫。
$ e0 j! J! f3 X“谁消遣谁了?”铃铛揉了揉自己乱蓬蓬的短发:“那话是你自己莫名其妙要对我说的,我嘛不过是个路过之人,你要说我就听了,不过如此而已。”+ o" b9 k8 u( q7 z8 E% ]$ Z  Z
那老头气得鬼魂先红得如要烧起来,接着又转而发白,后来竟变得惨白。“你…你…”老头伸出手一双用气得发抖的手指着铃铛。
" `9 R# y5 [3 o- g% a3 Q, \- [+ V铃铛则毫不在意,她脸上甚至毫不掩饰的带着耍人玩后的得意。“听听话痨说话还能引人抱怨,这是个什么世道啊,我还是走吧。”她说着这些气死人的风凉话,转身还真就要离开。6 v' \  q; ?" w: ]- Y6 ^
“你给我站住。”铃铛肩膀上的青狮这时却气愤愤的在她肩膀上有蹦又跳。“这样的事情你既然听见了,又如何能转头就走?”1 |, u* i3 S: t! V( R
铃铛伸手就想要去抓青狮,但青狮这时一张嘴,口里已含着一团拳头大的天雷。& R. O: {* ]; T, X/ D2 t
“这样的小事,你干嘛跟我来真的。再说了,以你如今身份玩天雷很危险的。弄不好我们都得尽人皆知,等那些人追上来我们可得一起倒霉。”# `# [; Z& g: d5 e. O) o% S$ ]

1 L. D/ ~# `! H4 l7 \" T字数:3158
鲜花(225)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30 天

[LV.8]以坛为家I

UID
2344977
金币
53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0669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3-5-3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29 20:45:49 |显示全部楼层
谢楼主分享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30 天

[LV.8]以坛为家I

UID
2344977
金币
53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0669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3-5-3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29 20:46:23 |显示全部楼层
谢楼主分享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30 天

[LV.8]以坛为家I

UID
2344977
金币
53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0669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3-5-3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29 20:47:12 |显示全部楼层
谢楼主分享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30 天

[LV.8]以坛为家I

UID
2344977
金币
532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10669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3-5-3
最后登录
2018-1-15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7-12-29 20:48:07 |显示全部楼层
谢楼主分享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109 天

[LV.6]常住居民II

UID
1750319
金币
535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9
精华
0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11-15
最后登录
2018-1-21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3 22:05:0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加油!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66 天

[LV.6]常住居民II

UID
2831984
金币
17103 枚
威望
35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贡献值
0 点
钻石
0 颗
帖子
46
精华
0
阅读权限
160
注册时间
2014-11-10
最后登录
2018-1-22

写手团勋章

鲜花(225) 鸡蛋(0)
发表于 2018-1-18 15:50:50 |显示全部楼层
19( N% {" O8 t+ y8 Q$ V
“这事情你不能这样转身就走,要不我就把事情闹大,到了那时候我们看看谁才是最倒霉的。”青狮说着就急拍铃铛的肩膀。, w, l4 ?- @/ |: s$ N" |/ ?- y; e
“啊你这人还真是…”铃铛这时显得很不高兴,但她转着眼珠瞧青狮良久,最终只是叹口气又走了回去。铃铛站到这家门口,接着又没精打采的盯着那老头。. k( i$ I' M2 s$ D" Z# E
老头见突生此变如得珍宝贝,刚才的愤恨恼火已一扫而空,他涎下一张老脸,搓着手走到铃铛面前:“上仙,刚才小鬼不懂事,一时积愤下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您老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
8 ]9 X% a# R( `4 v5 R0 u铃铛转而笑眯眯的盯着老头:“你这是前倨后恭啊,我说这样可不好。怎么,您怎么不接着倚老卖老了?”; T; K& D$ ]) i1 ~# E) B
老头一腔悲愤:“自搭上话我什么时候倚老卖老了?”但老头立刻转而又勾着头认怂说:“您随便如何对我,您要说我倚老卖老,那我就是倚老卖老了。”老头嘴角狠狠抽了抽:“再说了在如上仙面前,我这般年纪说不定还该说是个黄口小儿,我哪里来的本钱倚老卖老。”
5 N0 O( d9 w, I7 T# |“呵呵,这话倒是很有些意思。”铃铛说着点点头。7 r, f. Z/ h4 m( ^
那老头见铃铛这表情立刻来了精神:“那么就求上仙完了我这个心愿…”. y  L0 [0 W( `2 C8 A: m
铃铛斩钉截铁的说:“我才不要呢。”
$ R' ~1 _" m# @; r$ }老头闻言就如被抽了浑身骨头,他脸上则全是即不甘心又不可置信的表情。* S, h. B+ g) [( ~
铃铛则只是冲那老头又摊了摊手。
. T- ?% C4 U9 p: ?' f+ |( |“你…”铃铛肩膀上的小青狮也大睁双目死死的盯着铃铛。
( T5 w3 @7 U2 q/ g+ \+ q' [“喂喂,我说你别乱来啊。我告诉你他可就是个死鬼,而这阳间房屋可是人间阳宅,门神挡住他那是天经地义的。我不帮他也是为了天地正道,得了,我说你还能有什么话说?”
" Y0 V8 k, K! }& A那狮子张牙舞爪好一刻,这才一张毛脸上充满愤懑:“不…我还真没什么可说的…我道理上说不过你…”
( @! `7 p+ u0 c+ t1 O& K铃铛一拍手:“你看吧。”她这一拍手颇为得意的说。“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来了。我就看着这老头好了,大不了等到天亮,那时这老鬼要找个地洞躲起来,我也就可以走路了吧。”
0 x; p' N% z% X# P青狮闻言更是愤愤,但它仿佛也拿铃铛无可奈何,它因为愤然跳上铃铛的脑袋,真把铃铛一头小卷发当成狗窝一通乱刨,还在这时被拨弄得乱草一样的头发里一屁股坐了下去。
/ J; h6 n5 ]7 P+ t! c$ f4 }铃铛根本没管自己的被扒拉得乱七八糟的脑袋,而像是叫板得胜般的得意洋洋的对那老头道:“我说我蹲在这里要等到天亮也很无聊,您有什么手段就全上了吧,我就勉为其难当个猴戏看看。”, x6 G# ]8 }, P  U
那老头的脸这时早就被气得好像猪肝一样红得发紫,脸上难得的两块肉也气得上下直跳。他几乎要气得做牛喘,不过他眼见不论自己做什么表情,那个小女孩就那么看着,他看来气了也白气,于是奋然转头大吼一声:“好啊,我就折腾折腾给你看看!”说着就猛然向着那两扇虚掩的门直撞上去。5 j+ O7 m/ Q% k/ a7 ]1 }
然而就在他快撞上木门时,两道金光突显,那老头一声尖叫便被那浩荡金光一下弹开。老头身如被狂风卷携的枯叶,在空中被那金光连连打得忽上忽下,好一会才如一片破布一般飘落在地。
: Z' O+ e4 V0 D% [4 I, n“哦,原来门神有这么大的力量,我倒也算是今日才见识了。”铃铛点点头,她甚至没心没肺的爬起来走到两扇门近前还对着门上打量起来。“原来你家挂的是秦琼与尉迟恭,这两位可是唐时大将,所谓‘生为人杰死为鬼雄’说的就是他们这样的。这两位生前握过千军万马,斩过许多头颅,对你这样的孤魂野鬼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额。”
+ T& J! P0 v- @“得了吧,”铃铛头顶那只小青狮却对她的脑袋毫不客气的拍了一爪:“你别吓唬他了。”那青狮说着转向那老头:“还好你门上挂的是秦琼、尉迟恭,这两位新死也不太久虽然是大将,但到底是有些人情味的。你若是挂的是上古的神荼郁垒,或用艾草封门,这么一撞就不只是趴地上起不来了。”
$ q# ?8 Z* D* d% N+ D小青狮说着叹了一口,它续道:“那时恐怕你不是被桃木剑劈了,就是被以绳子绑了拖到蒿里去做用不能投胎的孤魂野鬼去了。又哪能有第二次拍门的机会?”
3 E6 v. p2 w2 f# O9 Z  b/ A. Q3 f“嘻嘻嘻嘻嘻,你这话才真叫吓人呢。我说啊,你虽然是一片好心,可惜你于这些人的事情也可说一无所知,虽然你内里心愿全是好的,可做出来的事情却适得其反。”铃铛还真如同在看好戏,这时不但不帮忙,竟然还忙着胡说风凉话。
6 o6 l8 {0 O- B: r; T2 z' h. f3 o7 }“好啊,你们这些妖、鬼、邪、神全看不起我们人。可我看你们这话不过是想吓唬我。”那老头这时几经折腾好容易才缓缓自地上爬起来。1 c7 a& l7 k# {8 |
铃铛毫不在乎的撇撇嘴,她眼里这时也不过是带着几分看热闹的注视那老头:“我们这话是不是吓唬人,你自己最清楚吧。到底呢我看你也不只撞那门一这一次,被门神正气打伤也不止今日。”
" d7 s$ M5 d8 O( F3 d“我就折腾给你看看!”那老头脸色惨白,浑身看来好像立刻就要散架,但他依旧卯足了劲头,一低头又冲着两扇门冲了过去。
, S- ?8 B+ H, }* \/ o“哇,这人是真疯了。”铃铛倒是装出手足无措的样子,她猛然给那老头让开路,还向后急急跳出去。+ \( b7 \9 @8 a# c# `% J. K. h
她还没最后选个好位置站定,就眼见着那老头又被一道更加凌厉的戾气打翻在地。对发生的一切她只是侧了侧头,便走到那两扇大门前,抬着头止住了脚步。这时她头顶上那只青狮突然睁大了双眼。( B7 d3 L( Z7 u9 q1 F3 i
铃铛捏出一叠符咒,她快速翻过那些符咒,右手则挑拣出符咒中一个个字符。末了她把那叠黄符握成一团,骤然一团火焰燃尽黄符,她这时一松手,右手轻轻挥动,那火焰便自随她的手臂转为一圈把那些字符全圈在一处。猛然那团字符如被注入灵气,若有灵性的打入两扇门间。$ r" g5 d* F0 e0 x
在这夜色笼罩中,这小镇里这出毫不起眼的民居门上闪耀起朦胧却炫人眼目的光辉。门上被日晒雨淋,早已色泽斑驳的门神像时立刻在那光照耀下回复往日色彩,甚至栩栩如生,仿佛一阵风吹来双门神便可破纸而出。/ d/ T& m. t% F& ~( ^
“啊…那是…是什么…我家门上面怎么会踏下一双脚…”老头这时被惊做一团,死死缩在在地上只用尖嗓子又吼又叫。
$ W) i3 k$ k+ k0 S0 B铃铛侧脸看着那老头:“你这老家伙还真挺没意思的,那不是因为我还得在这里好几个时辰,这便请两位大将出来唠唠嗑。”随着铃铛这话两位孔武大将真自门上步了下来,随着他们脚落地,他们自门神画上不足人一肘骤然化为摩天接地的两个巨人。/ N. W% S' T6 q" H+ l- j! I' t5 C
先开口的是秦琼。“那边那鬼魂我们眼见你也日久了,你在我们手上也吃了不少苦头,就我劝你还是当去哪里就去哪。”
4 ?7 z) L5 d1 {' y' L尉迟恭也转头过来,用一双猛过虎的双眼盯住那老头:“以我们手中剑、锏要打得你魂魄不复,这是容易事。你过去是这家主人,如今可只是个幽魂孤鬼,我们所护的是家宅之安,你还是别再做无谓之劳。”
8 d4 w3 N) _5 Q$ C: R$ r铃铛嘴角往下一耷拉,驮着背耸着肩从那老头做出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可她就是上动作上也颇为敷衍,简直是学样都不像,那样子只能给人家伤口上撒盐、火里加油。/ ?* ^* O0 D7 h( q, i1 I
那边秦琼握住双锏一拱手:“今日不知得遇哪位,为我这分身再加光辉,末将先谢过。不过这时已入夜,正是妖鬼横行之时,天下苍生安逸正当末将用心之时,却不好分神旁顾。”7 W% X. E' ~. W" `9 C
铃铛叹口气,但也就是摆摆手:“两位既然不愿留下来,我也强留无益。”+ a+ t, w5 `, D1 D2 L
秦琼一揖罢转而退回画中。尉迟恭转而在推入画前回看那一老一少:“我等只愿保天下太平,守护的不管是唐皇高殿或是庶人茅屋,得人所托必达其事。”他说了这句话特别又瞪那老头一眼,这才一步踏入画中。3 S* S# ^7 K! i  Z
人家一双虎将这样豪言气魄本足足让人感慨几日,可铃铛这时只显得一脸不高兴:“哎,看我还花了大功夫,燃了好一叠符咒,谁知道这两位是这样的急性子,来去匆匆,我还寻思和他们分身众多,也算是耳目遍天下,正好和我天南地北的唠唠嗑呢。谁知道不到一句话人家就走了。”铃铛只掸了掸符咒烧出来的灰,退后一步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
- {3 D  ?4 G5 K4 y她又一阵掏掏摸摸,找出一块麻糖伸手对那老头说:“你看看,那对门神可是把话说得很明白。过去你算是不知,人家也就不跟你计较,顶多把你挡在门外。今儿一切说明了,你再往里面闯,我看人家就要动真怒。”4 `2 _. O8 v( y) [8 |% |0 K; C
老头闻言颇为惊悚的看了一眼一双门神,但他立刻又愤愤的说:“动真怒又如何,这可是我自己的家,我回自己的家又有哪不对头?”他虽然这么说着,可脸上却现出心虚的表情。9 o! [/ }) {+ G$ B
“得了吧,人死念家可不对。”铃铛刚说了这一句,脑袋上又被狮子狠狠踩了一脚。
9 M& _- M- o6 `  u* G9 e; d“我这话哪不对了?你…”铃铛抱怨一句到底闭嘴不言,她干脆一收手,百无聊耐的啃起手里的麻糖。; J" K" e& v% P8 y! d8 ~
“我要再见见阿彩,”老头这时浑身紧绷,他低着头好像随时都会狂奔出去,又一头撞向那两扇门。但他脸上大汗涔涔,一张老脸更皱成了个核桃。显然这想要进入房中的急迫与那房门上所悬挂门神威力这时已在他心里搅和成一团,让他身陷两难之间无法决断。
  d9 S8 X6 ^" o4 S% L& i9 x“我有一句话话,一定要对她说。这么些年来没能说出口是我的错。可我就要去喝孟婆汤,投胎再来了,谁知道下辈子还能不能再遇上她?”老头说着头一低又猛地撞向那两扇门。+ l4 {) z$ O/ v4 ]' @
铃铛一边咔擦咔擦的嚼着手里的麻糖,一边看又一道金光把那老头弹开。这次那那光看来威力更大,不光把老头卷到空中,还如对他当头一棒,死死的把他压在地面上。
  U' P" u& L" r$ d“你说,这老头到底要说的是什么?”铃铛一边吃糖一边没心没肺的问。7 [7 H! y+ e1 o' T! T  q
“我怎么知道?”青狮猛然跃起,然后颇为烦躁的在铃铛脑袋上踱来踱去。
; g6 E7 f; z( O铃铛仰起头,努力把眼睛往上瞧:“你这话言不由衷,我怎么总觉得你似乎知道些什么?”她接着又转目光看向那个疼得满地打滚的魂魄。这时她的口吻里少了戏谑,但多了一种迷惑:“这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把你害成那样,又还得这老鬼这么瞎折腾?”
0 P1 s8 V* f& A青狮听到这话猛然收住脚步,它站在铃铛的头上,那双深蓝色的眼珠转了好几转,她叹了一口气。但显然心中忧愁并未随着她那口叹气消失。6 b" i' i0 I! C0 {7 Q; Q
; P! X9 l. k9 n- ]/ K3 G
字数:3611
鲜花(225)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