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首发/写手团】《重生之千丝万缕》作者:百多邦【2/21更至29章】

楼主: 百多邦

[耽溺于美] 【首发/写手团】《重生之千丝万缕》作者:百多邦【2/21更至29章】 [复制链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6-11-7 14:50:53 |显示全部楼层
金币充值赞助| 加入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09
4 g( c3 ~- X: J: K: u$ u6 g! T  
" }! M" g2 u9 f6 U+ M4 C  “这么说来,你跟洪叔一起住,就不跟我住啦?”娄小晴问我。
/ s" H" d6 m" s. o0 f8 \, O  “我觉得和洪叔一起住也不错啊。”我说,“他对我很好,像父亲一样关爱我。”6 @2 ^# K1 f3 ~
  娄小晴沉默了下,声音有些哽咽,“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有空过去看你。”
; _& Z5 J' a* C& W  “姐,是不是我让你觉得不高兴了?”我小心地问。
! d" F3 B2 c) V! D8 U; `3 U- Q9 x) \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 h8 H+ h. H9 X# D5 w2 j  “你听到我说洪叔像父亲的时候,就有些不对劲了……”我认真地分辨她在电话里的情绪,多愁善感这个词不适合来形容娄小晴,但她是我姐姐,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
9 e" x& B7 L1 Q2 r  “有个父亲疼你挺好的,是我觉得愧疚罢了。”娄小晴吸了吸鼻子,似乎抹了把眼泪,我听见了纸巾抽动的声音。& G8 ]0 a9 J" ~: k
  “那会儿你才多大,我那时候才几个月吧?”我说。
3 a/ p# {9 U' w3 z+ a, ^7 J  我和姐姐都是属于很早记事的孩子,娄小晴那会儿已经三岁了,她还记得父母对她的疼爱,也记得那场夺走了我们一家幸福的空难,从此她就对坐飞机很排斥,有事出差都是坐火车。
& t+ q% ]+ w- v  我记忆里没有父母,所以对此感触不深,比起她,我更容易接受洪叔这样疼爱我的人。! @; i3 F. `3 c8 O6 X% V1 x
  “唉,你不知道,其实父母也很爱我们的……”娄小晴叹息着说,“但是我比你幸福,我还记得他们,虽然他们的模样已经模糊了,可是我还记得母亲给我织过的围巾,以及我们那时候住的房子……”
, A8 W0 [/ h- ]" r: [  这个我知道,后来我们长大,娄小晴还拉着我去找那个房子,可惜到底是三岁的记忆了,她只记得内部装修,不记得是哪条路的哪栋楼了。5 E" D$ ~1 V, r
  我说,“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要看向未来,爸妈再好也回不来了。”! d# r2 q& p7 D2 D! t
  “废话,这还用你说!”她又吸了吸鼻子,“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才不是软弱……”/ g" T( Q3 ~' T1 n4 d+ }6 R
  “嗯,我知道。”我说。# q$ ?5 q+ u3 u4 U5 q% Q" f
  “石头,你记住,家人是第一位的。”她郑重地说。9 Q; N1 }, |+ ^8 Y
  “我知道。”我也认真地回答她。
1 J' y; [8 A: i9 z! y0 f4 |. ?  2 m2 z- w) Z% ?6 G. h# v" E9 s
  【675字】(补10月份更新)$ i; ~( |: C6 D6 e. E. m( T% m3 w
( a: V( X( Z( I7 s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6-11-8 10:4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6-11-8 10:4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68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68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1-11 20:20:03 |显示全部楼层
  10+ L' e7 i' A0 `0 n1 Z
  
* M: a6 s9 k' Y/ D  我们是孤儿,所以亲情在我们的眼中比什么都重要。
9 a+ Y2 ^% B* n- c( J" `+ m  
: Q. P$ ^) p% H7 q5 ^  m) a" [6 i" ]4 V  洪叔妻子早丧,没有孩子,为韩家勤勤恳恳服务了几十年,把我当儿子养,给了我最纯粹的父爱。
- @' P4 R3 N1 v3 r3 s  我相信,这份爱,是韩再宇无法比得上的。& y. q$ f, w2 s/ B. j. ]' k
  尽管没有韩文景的记忆,从我住院以来韩再宇的种种反应就能看出,其实他巴不得没有我这个污点般的私生子。* }  f) c# h: l1 s* o/ ~; r/ ~2 x, K
  我也没觉得断绝父子关系有什么不好,毕竟我不是真的韩文景,没有老爸罩着就活不下去,我不是纨绔,我有能力养活自己。/ Y( P# j$ q: B$ E: c5 H3 C
  
0 N  U9 y6 O% a+ o  g  将住院这段时间的手稿上色上传到私人云盘中,我挑出两张还可以的设计稿给我的老东家“凯撒”发了过去。
' t) t- k0 \* V6 r$ Z+ w" Y# c( X  这是两款女装,主要是突显出清灵的气质,比婚纱薄些轻些,却又比一般的连衣裙要不食烟火些,我敢肯定,任何一个女人穿上去都会比平时要美。
$ X0 b0 Z! D' r) b  “凯撒”是我合作了很久的一家有名的服装品牌,多做高定,走的是高端市场。6 y6 O" S2 i/ b3 ^
  我那款梦之婚纱最后就是卖给了“凯撒”,而“凯撒”也因此赚了一笔,因此我们一直合作愉快,有好东西我都会交给他们,而他们的价码也给得十分厚道。: Q0 M6 b4 m4 V
  有的设计公司非常坑,新人新作品没有出头的机会,或者是被老人剽窃了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各行各业都有这种蛀虫般的恶势力,我算是幸运的,遇到了“凯撒”这样正直公道的公司。
/ x( O8 V4 I: Z/ Y: i; M8 }  不过人家本来就不缺钱,更注重的是人品和作品,因此口碑才会这么好,公司内的风气才会这么好。' B6 Y6 \6 i  ?; ?
  
+ b, T, H3 W9 |7 G3 G$ L  “你消失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天灾人祸了呢!”“凯撒”的CEO刘泽源亲自联系了我,夸赞道,“新作真好看,不愧是我们的首席设计师啊!”, G+ Q9 @) h7 v+ e8 b0 D
  “呵呵,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一点也不脸红,“不过我是真的出了车祸。”9 d  l" ^; J* ~3 E# [. Y# K8 s
  “啊?车祸?!”刘泽源惊讶,“你没事吧?”
0 e: Y5 V; }3 g8 Q  “没事,我的手还是好的,不用担心。”我说。
; Q6 @( e. I: k, E' ~  刘泽源,“你现在在哪里?不如我们见一面吧?”听得出来他很紧张,因为我相当于他们的王牌,虽然不至于没了我公司就不能运作,但我的作品确实好,他生怕我再出什么事。
6 t3 e7 ~' x) D& I  “我现在出院了,没什么事。”我说,“见面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怕见了面你会吃惊。”
) N8 d* x9 i0 @3 s8 l  “什么啊,难道我原本是认识你的?”刘泽源好笑道,“我认识的人里都没有你这种鬼才,别骗我了。”  U/ j- p9 d+ s# k
  “真的我说,你绝对会大吃一惊。”我笑。
# M$ L: N# k; M2 [) \# c0 i- A2 _  “呵呵,那就今天见!你在A市吧,我记得你说过你也在A市,择日不如撞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刘泽源说。# v% T, Q% i% I, Z/ L% c
  “好啊,到时候你可不要太惊讶了。”我说。$ z6 v# s/ t7 q0 S) Z/ z
  
$ n# T: q% G! J( {( c3 y9 s2 ^  选在这个时候见刘泽源,是因为我不想再隐居幕后了,原本我有个老师的职业,要隐瞒自己,现在完全没那个必要了。
- x* ]1 D, F7 R- }3 p9 y  而且我需要一份工作,能够保证我的生活,我不能总靠着洪叔。  f) W5 i4 W" {) L/ N7 W$ Z/ c4 F
    h/ E& T7 g+ o7 S( c) _& ?
  【1015字】
' A2 g9 Z! [) z$ k3 X7 @% }' T
5 ~( n; F# l( m. V/ n. T/ N3 S; G/ v/ o' f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1-16 17: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1-16 17: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102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2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2-10 09:51:00 |显示全部楼层
  11. S8 Q- B* l3 f. j
  , I) Z  `( \3 u' y( w
  我和刘泽源约在一家高级西餐厅见面,刚好也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y% n1 ^# E: c. C% P2 F8 q0 ~: u
  这间“红玫瑰”餐厅是老招牌老字号了,以前的我很难得会去一次,只跟娄小晴去过一次,再就是我的前男友。
0 M% c4 S- I5 x3 O/ y  呵呵,说起我的前男友,那就是个人渣。/ v/ N5 b3 u. e) [; y
  人前对我百般体贴,人后就筹备和女人结婚,被我发现了之后哭着挽留我,说娶妻生子是被家庭所迫,但他心里爱的还是我……放屁,想要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就直说!
1 m$ x2 X% k& w  也是那天我合该倒霉,被渣男伤透了心,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就被车撞了。6 r5 ~: d. J$ p- ^- N
  3 G7 p% T9 ]. ~+ N. Z- Q
  不过“红玫瑰”的东西还是很好吃的,我没必要因为不愉快的记忆而跟美食过不去。
# M. w1 p5 X' E4 d  $ S% W5 P3 l2 e0 h# @7 V
  我让侍应生带我去约定的桌子,没想到刘泽源已经先到了。4 L! R0 t6 F5 ^$ @; H" w
  “HI~”我跟他打招呼,拉开椅子坐下,“刘总,好久不见!”* m* K6 a2 w6 v: L5 ?+ b$ N  B
  都是上流社会的人,肯定是认识的,这样打招呼也没什么不对。
4 s8 S% k: b$ z( z  刘泽源皱了皱眉,有些迟疑,“你……你是不破战神?景少?”
5 @3 M$ C9 i% {, X8 u0 X  “对啊!就是我!”我笑着说,“很惊讶吧,纨绔少爷也能来设计服装?”
& ~% g7 z1 N6 j! U7 B  “你没跟我开玩笑?”他还是不信。
0 G) N4 f8 R* I% u) f  “唉,难道你要我说我们的聊天内容才敢相信吗,那我可就说了,你暗恋你们公司的保洁小妹,结果人家小妹不甩你,还说不会屈服在强权之下的,那个义正言辞啊,把你恶心透了,好像你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一样!”我夸张地说。
# R' Z) V9 E0 m2 H" d+ S6 |  “别说了,我知道是你没错了,你能不能小点声?”刘泽源哀求道。
4 V2 W  c2 a9 d  “哈哈,没问题!”我冲他挤了挤眼,“最近过得怎么样?”; e2 V/ f6 q  y( e& l5 t
  “还行,好作品不多,但新一季的服装销量还算不错。”刘泽源叹气,“早知道景少就是‘不破战神’,我当初就应该去病房24小时伺候你的,你要是早一点出院,就能赶得上新品发布了!”
; {' O8 j3 `4 p# n8 z/ I/ h% N  那可是很多钱啊!只能等到下一季了!
/ S* q9 A. w- U  
! m/ v& C; {- o. F8 u  我耸耸肩,“我的手机当天就失落了,现在新手机还没办下来,要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对你公开身份啊。”5 A- t& Z8 N: `( N
  刘泽源刚想问我怎么了,然后马上想起韩再宇那个解除父子关系的传闻,同情地看着我,“唉,你也是倒霉!以前你是不是只把服装设计当游戏,所以才隐藏身份的?”- x' x& D0 p; M7 A5 X
  “是啊!”我顺着他的话撒谎。2 G; p5 ], D: g( j) \
  刘泽源很是心疼,但又有些幸灾乐祸,“韩氏旗下也有个服装品牌‘KDOG’,你没把设计图给他们,反而便宜了我们‘凯撒’,真是……大快人心啊!”
! U8 Q! Y0 H! k3 [& X3 q" L7 T  刘泽源是我朋友,当然站在我的角度上说话,我笑了笑,算是承他的情。4 ~8 J: p8 h' u! d- Z
  “回去我就向公司宣布你的身份,你可以来当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刘泽源说。
" f& R3 s, v& H2 X- v, J  “别,职场上我还是个新人呢!”我连忙推拒。
9 k+ P! l) Q3 s3 d; x  刘泽源不以为意,“哎,其实公司高层已经好几次催我把你请回来了,回来肯定要给你首席设计师的职位的,公司里的几个老设计师都对你很服气。虽然你的真实身份让人有些意外,但也不是什么问题,他们的接受度很高的。”
) T2 I7 Y/ ?; k' U, X  我就是想到这点才会选中“凯撒”的,他们真是一家很好很团结的公司。
& Y; q; T: U+ Y, u5 d4 D5 P# j  在这里工作,我也会很快乐的。+ M' C6 w8 _6 {1 t$ S
  & Q: `6 P* P7 B+ A3 z: ]
  这顿午餐吃得很愉快,刘泽源迫不及待要把我弄回公司,吃完饭我就跟着他去“凯撒”总部报到了。
! r9 h4 H  ^( ?4 P1 n4 |. }' w  N& r  2 B2 \' l' X; n( Q  s, C
  【1146字】补1月份更新~$ Z) E/ I8 R& V1 w, Y+ a. A* b
2 H; n6 s( l- A! q0 T4 _% m! B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2-15 11:2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2-15 11:2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115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15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3-13 22:56:30 |显示全部楼层
  128 r- T' N( h6 G
  9 H8 K  `. @2 h. G) E6 B
  “凯撒”外部装修平平,内部却比较精致细腻,有种低调奢华的感觉,令人身心舒畅,而且大堂里播放的音乐也很有格调,不是那些烂大街的钢琴曲,而是一些风格独特的爵士乐。
8 ~0 B  a4 a" L  我喜欢爵士乐,尤其是慢而又充满韵味的那种。( h% E, q% b0 F/ D. ]8 _, [
  % i3 S$ a  H0 |! k
  曾有人说,爵士乐是老人听的摇滚。或许吧,我早已过了会疯狂,会不顾一切的年纪了。; Y. B: c* d6 O9 X0 ?: J, c; {
  就像我成为韩文景后,我选择的是继续韩文景的人生,而不是惊世骇俗的换了别的身份,或者回到我原本的生活轨迹里。
' m" F; v: V# p0 U) J% _/ r# E! R3 q& ^  至于韩文景原本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打算好好研究一下。
: A' Z/ k, y5 B) w  
% j* ~# ^6 i9 S$ g8 [  托了韩再宇不喜欢这个儿子的福,宣布断绝父子关系后,韩文景的所有私人物品都被洪叔带回了家。
5 x0 L! ^; F& P3 C  J3 s2 b  韩文景的私人物品不算多,衣服只有几套是高定的,其余都偏向非主流,我一看见那些没品位的衣服就都扔掉了,留下一些还算能看的。7 i' Q7 V$ k, D4 c( y1 o
  这么一算,韩文景的东西就更少了。! |" c; H2 _: M/ ~) k
  韩文景是个纨绔,爱好无非是呼朋唤友,纸醉金迷。他平时在家也不怎么看书,只有两箱书,还是从小攒到大的,对我一个大学老师来说,这点书也太寒碜了。: y! F- h, o' p  d$ B6 x* A6 ]
  回头我就要好好研究一下,尤其是韩文景的日记本。
$ m: P/ R# v  G6 C: A$ c/ G  这是了解这个人最快的途径。
( h7 b  x! |/ h; G: \$ r8 Q  ! I1 H8 G; d) h
  不过眼下,我还是要好好熟悉未来的工作场地,“凯撒”。/ T- A* d$ f6 Y# S8 i- J
  刘泽源很热心地为我介绍了“凯撒”的几位大佬,几人见了我都觉得有些惊讶,他们也都认得韩文景,知道这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没想到一个纨绔居然深藏不露,还给他们创造了大笔订单,都觉得非常幸运,他们能挖了韩氏的墙角!: j3 [6 y, H  ]4 q
  大家不约而同的笑,韩再宇这个老狐狸,看走眼啰,活该!
# b( |7 f; A0 H  我也跟着笑,韩再宇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现在是韩文景,自然要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想。
: ?7 r1 y8 h1 _, B0 C4 F; Y  就算韩氏有个能与“凯撒”竞争的“KDOG”又怎么样,有我在的“凯撒”,就是最强的!  N9 J( i0 u4 Z+ ^# y% ^
  我有这个自信,这是我的天赋,我上辈子就是靠这个吃饭的,这辈子还是一样。, m, L# g8 i, l& |3 [% H
  不同的只是,我换了个身份,而已。
9 o1 ^" j4 ~! x4 G5 h. g4 I  % Q0 r; [6 \$ ~% m9 @
  几位老总都没有因为我是私生子而看不起我,他们都表现得十分大度,甚至还有人替我感到委屈,不管这些话里有多少真情假意,我都领他们的情。
2 z' ]4 V$ S& ?+ d' ?" e6 H  其实我这个人很容易相处,对我好的人,我对他十倍好,对我不好的人,我鸟也不鸟他!0 o: I) C9 ~2 o, I4 J
  7 @3 j7 \" N# d9 T% i
  几位老总商量了一下午,总算把我的合同敲定,之前刘泽源给的那个,他们还觉得薪水太少,居然就当着我的面重新制定合同,改到满意为止。这时他们对我的看重,我很领情。
3 A) a% n2 O+ j; B  “好像也不早了,不如晚饭我们一起吃?”其中一个姓周的老总提议说。
8 s( c$ f3 w$ |8 l  “好,不如我们去吃日本菜吧?”另外一个姓张的老总点点头,“小韩刚出院,吃得清淡点比较好,对了小韩,海鲜你能吃吧?”+ s5 B9 `9 [- N) v1 \( W
  “可以。”我点头。( M! K  d  S8 y
  “那就好,我发个短信让秘书去订座位。”张总说。) ^2 k9 r/ D1 ~9 n( O6 I3 K' N# {
  周总也说,“订个包间,不要那么小气!”
% P# x5 a1 j- G% k: k% e  “行行行,就订包间。”张总说。
# `) Q' U* g8 o8 q) G  刘泽源对我眨眨眼,好像在说,看,你很受欢迎啊。2 v! k! M6 f& t. U  d
  我也对他抱以善意的微笑,这个公司真的挺不错,有一家人互相守望的感觉。
4 U' B, t/ j6 V; a. I* H/ `& F  虽然做生意,难免会计较利益,捧高踩低,但是能在淤泥潭中保持这样平易近人的态度,已经不容易了。
5 e; L  e$ C; d* I. @: `  
) U5 f( R. d! L7 k2 g' ^/ G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下了楼,迎面走来一群穿西装的男人,好像也是在谈商务的样子,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就没理会。+ ~& Q* ^4 ?9 l# _7 P9 _
  倒是领头的一个长相斯文戴眼镜的年轻男人拦住了我,轻蔑一哼,“我还当是谁,原来是被赶出家门的丧家犬啊!你到‘凯撒’来干什么,求职吗?哈!”$ ^; n! s  e) e# V& F4 Z  ~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冷淡以对。
8 `. j! g2 a+ ?' w  看来这个人是“韩文景”认识的人。5 u7 l- r9 F% p! b
  “你还装不认识我?!”对方愤怒了。& a  @8 Y. {- l# ?: q0 @
  “我确实不认识你,车祸以后,我忘记了很多东西。”我坦然面对,毕竟我是真的不认识他。
( H$ M. D& }2 Y# f, \7 B  “哦?”那人明显不信,用力地抓着我的手腕,几乎要把我的骨头捏碎,“失忆这么狗血的事,你也拿来当借口,果然是没脑子的草包!你想躲,也要看我放不放过你!”, o: X+ M7 C5 V( Y4 x" H7 B2 }( J5 y
  一边说,那个人就走到了刘泽源面前,礼貌开口,“刘总,我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混进来的,但他就是个废物,没必要浪费你们的时间,他根本不配在这里工作。连韩氏都不要的人,你们还敢要?不怕被人说是捡垃圾的人吗?”
+ u1 G0 A# G: o& N2 J  刘泽源的脸色不怎么好看,那人笑得更加得意了。) l, t) A# K4 M8 y9 k! t7 n3 M7 h
  “刘总,你是个识时务的人,像这样的废物,还是不要随随便便招进自己公司的好,以免别人说你花钱养了个废物,会拉低你们公司的形象啊!”
6 d) T' s3 U; G, o2 C  “多谢陈总的好意,但是我们‘凯撒’很需要韩总的加盟。”刘泽源黑着脸说。
$ @, `3 O: q) }: n  “什么?我没听错吧?”那个姓陈的家伙夸张地挤眉弄眼,“你刚才叫他韩总?他有什么资格当管理层?!”
0 C# K+ n  ?- t) G  刘泽源冷笑,“这就不劳陈总费心了。”) Z, J4 h! ^5 ]1 c, U$ \% u' D$ Z
  “呵呵,你们不识好歹,到时候可不要后悔!”姓陈的说。& }! S) h  |* V. X5 f* W/ m& X- L
  “我们会不会后悔可不知道,韩氏肯定会后悔。”刘泽源看了我一眼,忽然笑了。
3 T, X8 F/ p' v4 W! y2 P7 v$ s  “哼,那你就留着这个废物吧!”姓陈的用力一甩,我重心不稳就往前栽,幸好刘泽源及时扶住了我。
7 H3 M( c4 p) Q' ?) Z  喘了两口气,我感谢地冲刘泽源笑笑。, `% z! ^$ W- q9 p  |7 @; o3 @
  
  \( _! G8 J' a: ^7 S" N0 T  “这个陈子道,真是越来越讨人厌了!”刘泽源不屑地说。
6 H( j9 A: C% K  “他叫陈子道?”我问。
% R/ T4 Q' Z# @8 N  刘泽源奇怪地看着我,“怎么,你不认识他?”2 i, ]' d; Y2 n3 S) v3 j( L8 |
  我摇摇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确实忘记了很多事情,尤其是跟韩家有关的事。”
. Z+ S: Y& m3 x- Y' `) g  “哦……”刘泽源表示理解,也相信我的说法,“忘了也好,这家伙跟你向来不对付,他是韩文昭的死忠,两人是表兄弟,自然看你不顺眼。”6 v/ z9 H* G+ k: [
  “原来是这样……”难怪会这么讨厌我,叫我废物,还想毁掉我的前程。
! k# u( y2 c6 Z7 N$ n6 U, m  “唉,我对韩家的事也不太了解,要是早知道你失忆了,来之前我就该跟你先说说的。”刘泽源有些懊恼,“‘凯撒’最近跟韩氏有一个大项目要合作,这段时间你可能会经常看到他。”7 w* i* F' U; W% v; l; Z; g
  “没关系。”我说,“我又不会傻傻的凑上去,难道他还会为了羞辱我而专门找上门来吗?”
) c  e0 |5 \0 ~$ S6 N7 u( B8 M1 _- Z  那也未免太没风度了吧!
2 J9 s$ s& Y8 J+ T! [  
5 x* O6 m: @; U5 O7 a: l4 O  然而事实证明,陈子道还真的是一个很没风度的人,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2 n7 D3 J( o! l  }  
' J: q. C5 S: c; a: t: a2 B  【2226字】
/ h- V& }: e/ i0 v, B1 E
7 l/ ^+ _  X4 e& V: D9 A" o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3-17 15:26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3-17 15:26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3-17 15:26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226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226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3-30 18:03:46 |显示全部楼层
  13
& `8 T0 }( P5 G( |0 r  
8 G: Z) s4 p* r& g% V  结束一天的活动,找到一份还算安稳的工作,我就打道回家了。, f& W! Q. X% i+ p" H4 j4 X) D7 D  y
  洪叔还要留在韩家工作,他是老宅的管家,就算是晚上也要睡在老宅的,平时不过抽空出来看我罢了,一个星期他才有半天假,像昨天那样的已经算是主人家给面子,多给了他半天的。% c+ S; C) H7 a4 }  p5 p- A
  洪叔为了照顾我,已经付出了很多,我要是个不懂事的小屁孩,没准还会抱怨洪叔更看重韩家和韩再宇,但我不会。# L4 s! t8 u) ?3 B
  我曾经活了二十多年,已经不是不懂事的小孩了,比韩文景看得更深入,也更敬重洪叔。2 E: q1 C* v+ X) f
  ' D/ G5 R5 A5 B- m% c, L
  洪叔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带着歉意,我却反过来好好地安慰了他,“洪叔,你的工作也很重要,不要因为担心我而工作分心,不然我会内疚的。”我说。
) |2 h& t8 C/ n6 z* ^( ?$ o  洪叔欣慰道,“好,好!洪叔很快就回来看你!”
; h' i( y+ A' j1 ]' M- v  “洪叔,我在家等你!”我笑笑。
( q/ B2 k  \! m8 k# Q  q/ `  “哎!”洪叔似乎很高兴,又跟我说了几句温情的话才恋恋不舍地挂了电话。# }' m: P( s  [8 Y9 y
  我也很享受这种父爱,这是上辈子没能得到的珍贵之物。. K! e9 R* i! m: R! K' R1 l& l( f' c* V
  0 w  y: o% \' m* G1 p$ n' N
  娄小晴也给我打了电话,我的新手机是刘泽源顺道带我去买的,娄小晴的号码我能倒背如流,在商场时就给她打过电话,结果回到家,她似乎还打上瘾了,吃完晚饭就和我煲电话粥。* _+ ~+ Y3 X1 D
  “大姐,电话费不要钱啊?”我苦兮兮地说。$ C: t$ `$ `$ u. u
  “你现在不是有钱人了吗,还会在乎那点钱?”娄小晴哼了一声。  {9 A) ?1 w: y  T# q
  我苦笑,“钱再多都不嫌少啊!何况我现在已经不是韩家少爷了……唉,一天少爷的福都没享受,只有一堆烂摊子!”我想起了之前为难我的陈子道。' ?6 h9 f! ^9 B1 H3 E3 T0 O
  娄小晴也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对了小石,我查到一些关于韩文景的信息……”
: b( \( n4 g5 c# a6 I4 r  X, k* I  她收集了不少,已经发到了我的邮箱,让我务必要看看。
+ y& U  Y% a8 Y( Z, K+ E6 F  我对她收集资料的能力非常信任,而且她是这世上唯二对我好的人之一了,另外一个是洪叔,不过他一直以为我是韩文景。
7 z* {& i( P8 A% c2 K- |0 R  
  ~% X/ e$ O3 x( j* N% Z1 K  我已经找到了韩文景的日记本,不过在这之前,我打算先看看娄小晴给我的那些资料。. y/ c) R4 K+ a! @( A
  不看不知道,一看……我心里难免会有些郁闷。
3 L% U2 o# J$ e- O3 p  - d3 l: Q, O" x
  也许是韩家对韩文景这个私生子毫不在乎,就养成了韩文景年纪小小就有了一群狐朋狗友,这些狐朋狗友都是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他们虽然顽劣,却未必是真心结交韩文景的,他们怂恿韩文景参加地下赛车,玩极限运动,养成酗酒的恶习,吃喝嫖赌,几乎所有会使人堕落并且对声誉有害的那些事情都做了个遍!
& C/ T1 y9 x. ?$ Z  " s, ^$ V4 J- \$ |
  我真有些怀疑,那些狐朋狗友该不会是为了帮韩文昭铲除一个敌人吧?他们这么迫不及待的推韩文景下地狱,最大的获益者不就是韩文昭了吗?
7 R0 s& ?6 {# F1 B5 T! ?  韩文昭比这具身体还小两岁,可我却满后背都是冷汗,不敢小看了这个还没回国的少年!
( M/ g! ?1 K& O  |2 @0 ^9 }* j$ u  对了,陈子道不就是韩文昭的人吗……资料上显示,有一段时间,陈子道和“我”关系还是不错的!* s  H6 I9 k% S% q6 s, I/ y! j
  陈子道是不是也对“我”做过那些纨绔做的事?怂恿我堕落,看到我活得醉生梦死后最终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他反而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还觉得自己维护了正义呢!
: Q# K  _% C9 @* v  E* d1 X: t  可笑!
- s8 r: n7 R8 @; F; |  真真可笑!
6 ?/ `  q" C3 \8 F1 d6 o  
/ J- P& P5 j$ j3 q" v2 r, `  我心中对韩家连同韩文景的那些狐朋狗友更加痛恨,这辈子都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牵扯!
* ~/ X; z( s+ V& ]3 K. {. r) h. h  可我也不会躲着他们,如果他们惹到了我头上,我会加倍奉还的。) w4 D7 L- Z% R9 y7 M! E3 C& b* q
  娄小晴在资料中重点指出,当天韩文景出车祸的那辆车,已经被人为销毁了……
5 W# D- `" z/ R/ I, e' j$ g  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 f9 W( s5 L& m
  有人在那辆车上动了手脚,而韩家为了包庇真正的肇事者,选择了销毁证据。
$ Z/ X1 R2 C# k8 q- i* ?. D: n# h! v  呵呵……销毁证据不够,还宣布断绝父子关系。% R( u; D! h+ [
  典型的恶人先告状!
1 m$ b9 v8 S+ g4 N) s% e& i  好一个韩家!( D- c6 }+ W3 L; J4 C5 q! e. R* j
  
% U) ^! y! _! W8 ^, _- |  b  【1280字】. l5 m5 F# S$ `7 e" Q+ L

+ I  f% X( o9 n2 B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4-12 11:0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4-12 11:0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128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128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5-3 20:19:17 |显示全部楼层
  148 H% n% K" t, H4 d- x2 G
  
# ~7 r1 M5 [: d/ f4 F  忍着恶心和怒火,我硬是把所有的资料都看完了。
8 Y. G9 B, y# Q6 l  娄小晴给的资料很多,我看了大半个晚上才将这些全部记在脑子里。
4 P$ j" F6 A7 T; \  揉揉太阳穴,我又翻开了韩文景的日记。) z4 h) g: t* y8 I) x
  
& g( V6 r# Q' \$ e  韩文景的字不怎么好看,一笔一划的,他看起来不会写草字,不会用连笔,整本日记就像小孩子的作业一样工整,和他的纨绔形象不符。
/ `7 @( E: x9 r* \& |" ?  不过韩家自身就不像外界所知的那般厚道,传言夸张太多又有什么好惊讶的?
; q! ~1 w- \  \  日记里写的是一个孩子对家庭,对父亲的渴望。
- M1 h; |5 ~, \% d, m  韩文景10岁才被接入韩家,在那之前,他一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见过了太多肮脏不堪的事情,他以为韩家是块净土,会成为他的家,他一直很期待能脱离泥沼,而韩家,就是他心目中的天堂。
' {( A3 Z1 Z; ]  可谁知,韩家又是另外一个泥沼。0 q2 p6 }$ T* h: U) n8 d
  韩再宇对这个儿子不闻不问,不管韩文景做什么,韩再宇都无动于衷。
8 T! U3 n; ^2 p: M  哪怕韩文景努力学习,考上全班第一,韩再宇也没有一个好字,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
% L, U7 S+ d) x  后来韩文景干脆学坏,这倒是能得到韩再宇的训斥,愤怒和厌恶的眼神,恶毒的批评……但是,韩文景的心里同样不好受。
, ~: }2 E" h7 J+ G$ w! X/ t  他知道有人算计他,可他一个私生子,注定不会继承公司,那些人再害他,又能害到什么地步?
1 X2 ]: _7 S- n! N6 h  韩文景还是太善良了,他以为自己只要按照那些人希望的活下去,他就能得到父亲的一些关注,哪怕是不好的方面,他也认了。
0 T4 e: S! H' ~, r- j  可没想到,那些人哪里是要看韩文景堕落,看他出丑,他们分明是要韩文景的命啊!
4 C: a% R+ J# c  
0 ^% C/ Q' v: k8 M  怎么会有这么可怜的孩子!
4 k0 k9 B9 s( s7 i: v- `  我心里满满的都是对韩文景的怜惜,也不愿去计较他之前撞死我的事情了,本来他的车就被人动过手脚,我也只能自认倒霉。) U' a* ^, w7 R9 a9 x4 _8 u
  何况我还借着韩文景的身体活了下来,可那个可怜的孩子,却是真的死了……+ [0 b0 C, Y) u/ z6 `9 b
  我心疼,真的很久很久都没这么难过了。
9 S+ x$ O2 }8 Z9 _) x5 ]! y  这个傻孩子,在出车祸的前一天,还在日记里写到:【下个月是爸爸的生日,我想送他一束亲手种的玫瑰花,红玫瑰是他最喜欢的花。不过这是送给爱人的花,我担心他又会误会……】
" c$ q3 \4 C; D- D/ M  这么懂事的孩子,却永远的离开了,无法将自己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送出去了。
* T& c: ~" ]- ?9 ?  6 [6 _2 ^; z6 h: O
  我叹了口气,在合上日记本的同时,网购了几株红玫瑰幼苗。& R9 a9 ^% M- L) y+ m$ F0 T
  ——韩文景,你的心愿,我会替你完成的。
$ a2 }  x$ b; m3 {! U  x: ?  8 h- ], A% f. a( [
  , L) Y. h4 |( {( {" @
  150 f% G: M1 \" P, Y4 i0 P
  0 J* H$ G. h2 m3 W+ v: \
  几盆红玫瑰我养在了阳台上,每天按时浇水。$ p8 {# b0 D( e" R( G! L! q
  又在家画了几天稿子,这天,我定做的西服终于送来了,给刘泽源打了个电话,我准备正式上班。
' O( w8 s( z; Y* Y* `" [  “凯撒”总部的位置我已经记得很清楚,打了个的士就直接到了门口,楼下大堂的咨询小姐已经记住我的脸,恭敬地告诉我办公室怎么走。
) t# h0 Y' Y$ [4 U, o+ ?' u* m) P6 p  我乘电梯来到16楼。  E' U2 F4 ?7 {: m
  刘泽源早就在办公室里等着了,见我到了,就笑眯眯的,“你可算来了!我还真怕你不来公司上班!”
1 v0 Z# A0 p6 M+ D3 z5 t  “说什么话,我要是不来,早就拒绝你了,还会跟你耗这么长时间聊合同吗?”我用胳膊肘推了推他。
+ H$ N# n: M: V5 X  刘泽源笑得高兴,“来,我带你去看看你的办公室!那是我让人重新装修过的,你是第一个在里面工作的人,而这个职位,也是专门为了你才设立的!”0 }) |4 ^$ F' G) ]$ s% z
  “首席设计顾问?”我看着名牌上的字,莫名,“我记得以前只有首席设计师什么的,设计顾问是什么?”: p4 R8 V8 ]  [: U
  “就是设计师解决不了的问题,都能拿来问你。”刘泽源笑得像个老狐狸,“你是这里最厉害的设计师,应该有个比‘首席设计师’更响亮的头衔才是!”
4 i& ]& b. j7 U0 p  我无语,“你这样做,就不怕你手下的设计师造反?”
( b* J, M: ^% K  “现在变成‘你手下的设计师’了。”他说。
6 s) c# P# z( v# u! }$ g  “不会吧……还真有人来啊?”我们说着话时,就有几个看起来眼熟的人守在新办公室门口。- I) y$ U4 @0 Y0 K
  : o' K, p3 o+ C0 Z
  “这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张茂,何雨欣。”刘泽源为我介绍面前的一男一女。3 b( k8 N5 Q- E8 v0 g
  这两人看起来都三四十岁,穿着很有品味,脸上还带着一丝倨傲。2 `" k' H# [# z' V* \8 i, V
  我认得他们,以前当老师的时候没少拿他们的作品来教育那些专业生,没想到居然有幸见到真人。, g8 q; R- m- M6 [% T' U0 ], r
  不过我也不怕他们。  T6 j/ P+ T) s
  “你们好。”我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 ]0 k0 g7 D" T* j; s8 G$ d  “听说韩总就是那位不破大神,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空,指点我们一下啊?”何雨欣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她甜甜微笑的时候,哪怕提出的是再为难人的事,别人也会忍不住答应。
& V+ W; `+ ]$ B' x  w2 e  我没有被她的笑容迷惑,不过我确实需要利用一些事情来立威,告诉他们,我不是好欺负的。
+ D. s8 A0 Z+ U) ?! U: I  没有真材实料,我就不会来“凯撒”了。9 p7 }5 Q" }* ~( X3 p% a9 L
  “好啊。”我说,“何小姐想问什么问题呢?”
) j% J! H" F) g$ E5 Q/ N! R  
* G1 s2 L% ], p' k: o# t  “这是底下人送来的一张设计稿。”何雨欣果然是有备而来,她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图纸,是上了色的草稿,应该是新款春装,用了“凯撒”准备在春季的一批时装里使用的新设计。- Q+ S% h2 j% `& \5 n8 d( M
  果然,就听到何雨欣说,“这是我们打算推出的新设计,这种V领将会推动至少一年的流行趋势,也将是我们的主打的服装设计理念。可是韩总请看,这张图是不是有哪里不和谐的地方?应该怎么修改呢?”
/ H6 r4 d+ A3 W! O' e! |  我看了一眼,那张图比例没问题,但衣服上半身显得累赘了些,这种V领很特殊,画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但穿在身上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尤其是女性……女性有胸部,会撑开领子,和设计稿不同。
3 f0 P4 S. K& m  H6 M. r" a2 L  在画上都这么累赘了,穿上身还不更可怕?
3 c  U3 x# {. ?4 N3 l) p  不过两位首席设计师的眼光和直觉都挺毒辣的,早就意识到问题所在,如今不过是来考验我罢了。: p$ ~5 g5 S5 W$ _, i+ n7 }+ a
  我也不客气,指出问题,“这种复杂的荷叶边不适合V领,你们看,改成圆花边或许会好得多。”
3 R/ V  Z# Z2 U/ q7 k  q  我随手拿了一张A4打印纸,和桌上的铅笔,信笔涂鸦,没两分钟就把修改版的服装画好了,整体几乎和临摹的一样,只是花边做了修改。& F5 V9 P2 ~- P8 y* q
  “!!”那两人已经被我露的这一手惊呆了。  s& }4 }+ S+ k) X. l9 i' i
  ! L$ a3 U; U3 M/ u% _4 w( d4 y. O
  不用临摹就能画得跟原图九分相似,而且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而且还提出了最合适的修改方案……那两位脸上的骄傲已经被苍白所取代,眼里都有些后悔。5 @# N6 F; F0 k; o. u* p: |2 k
  我才刚上任,他们就给我下马威,被我打了脸,此时都有些惴惴不安,还频频去看刘泽源,想要他帮忙说情。
# R& X8 B/ e& R8 H8 _" B7 \  不过刘泽源没理会他们,而是笑眯眯地看着我。
" k; z$ x- ~% {5 ~3 [- N/ a  我意会地对他回以微笑,转头对两位首席说,“你们都是有能力又有责任心的设计师,名气给你们带来的不光是崇高的社会地位,还有必要的考验,如果你们不能保持平常心,那么再多的荣誉也会远离你,如果你们能凡事多留一分余地,反而能多留一分希望,与人为善,也是与自己为善。幸好你们今天碰到的是我,而不是其他人,我真心尊重你们,欣赏你们,知道你们的那份身为设计师的骄傲,但别人不一定知道,他们有可能对你们的行为产生误会。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与各位相处的。”
$ q/ t$ A. E+ {( b  e& s  
% T7 x0 T% o( a/ B6 B  q  “谢谢顾问的指点!”张茂和何雨欣都被我训得服服帖帖。
! s. u- U  l$ M3 X  我原来就是教师,知道该怎么引导人,怎么说话,用什么语气,用什么措辞,所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树立他们对我的尊重心,这并不困难。+ |2 i$ A9 B4 {9 ^
  有了他们的表率,其他设计师们也会尊重我的。0 v% ~0 }( I) E9 C
  这我并不担心,有才华有能力才会被人看重,刘泽源不就是这样看上我的吗?6 u4 w/ A( J9 B; a
  说到刘泽源,这老狐狸等那两位首席走了之后,才继续和我参观办公室,“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一来就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f+ E0 b3 _7 b  Z" ?
  “你是说他们两个?”我问。- Y. x0 D. I, l; G3 I, @
  “是啊,成名之后,他们也有些眼高于顶了,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骄傲,好作品却越来越少。”, v$ \1 q  J! R
  “他们的心态已经远离了初衷,他们被成功迷花了眼。”我笑了笑。
4 ^, X4 W8 z& ~1 M' }  “而你的出现,打碎了他们的骄傲,让他们认识到山外有山。”刘泽源说。
7 u* q8 H( I& {6 {7 u0 q  “其实我也是时常这么对自己说的,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说。) ^0 n4 {( ^5 z, c  V$ I# @2 s0 P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刘泽源由衷感叹。
- f9 @" a8 G- P  “你可别这么说,我会误会的。”我对他眨眨眼,“我是个GAY,你对一个GAY说喜欢,不是平白让我误会吗?”
% U5 x- K0 K) X2 q  
$ \1 t* P( \( M6 k7 ]$ v* d! F  【2845字】& S* I. U6 z. J) A# I/ t: H
  
$ q3 P5 Z) d. a; y- [+ x7 K4 ^
! k. [+ }1 j/ W: Y5 |2 @# t3 l4 ^& F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6-1 09:0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6-1 09:0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285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285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5-31 11:38:17 |显示全部楼层
  16
6 l9 \4 n) h3 |7 g' S; O  
) T6 `$ s5 v5 u/ J2 \5 |  刘泽源大概没有料到我会跟他这么直白地说,瞪大眼睛看着我。1 _  c  x) z' M2 q' X
  我笑笑,“没什么好惊讶的,与其等到将来你慢慢发现,还不如我一开始就对你开诚布公……我是真心想要维持我们的友谊,所以不会对你说谎的。”
! Q& i7 s3 y) i/ \% ^6 L  刘泽源眼神复杂,“你……你很好。”0 y  M7 v& m3 c2 i) u% z' S" {
  “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失笑。9 g3 Q* w  I. ~" P0 [, ^% H
  “就是……我没想到你会直接跟我说,这样的信任,让我……很高兴。”她说。# K6 n  r- {+ ~$ E1 \
  “你不会歧视同性恋吧?”我故意问。6 `$ j3 h2 o+ p; R: ~. C, j
  “不会,不会,其实我自己也是个双性恋的。”刘泽源连忙说,“年轻的时候也玩得比较疯。”
$ A: w4 z5 M# w" D  “你还不到三十吧,还是年轻的时候,不要说得自己好像已经老了一样!”我看不惯他这种心态,年轻人,就应该有活力啊!- I0 M4 V! E9 V3 Z# D7 Y
  “但是我见惯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心态早就不年轻了!”刘泽源有些无奈,“每个人都在戴面具,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藏在心里,那些生意往来全都无聊透了,都在猜测对方心里想什么,从来不肯痛痛快快的,久而久之,我也成了那样的人。”& j. i3 h) D) {; M- I- ^
  “但是整天伪装成另一个人,是个人都受不了啊!”我说。9 M/ i9 x9 h. S, I
  “对啊,所以我很羡慕你,你还年轻,还没有被社会的这些习气污染。”: P1 s' O7 z, @2 P! j) @. W# U8 R
  我摇摇头,“这还是跟心态有关,只要你心里死守住一片净土,就一直会有一片净土供你休养生息。”
( t2 F* k0 W: J2 F  “你说的话好深奥哦,什么时候改学哲学了?”他调侃。
& k* F8 g& x) b- q* S  “其实你不妨找个树洞,心里有什么话都说出来,说出来就舒服多了。”我提议道。
& n0 _- R4 a) {( n  刘泽源看着我,“那你愿意成为这个树洞吗?”
; M( H4 x5 J. N. U7 ]! y  “我?”
2 c6 R2 t+ ^0 H* L: r, a  “对啊,我对你一见如故,很喜欢你,也羡慕你能活得这么随性。”刘泽源说,“不如以后你就来当我的树洞吧?”( }  m# `; f; [/ g: T, j+ m1 |
  “你就不怕你的秘密被我知道了,回头我利用你的秘密来威胁你?”* Y! o" _" W  ~+ P* L, F+ Z
  “不怕,你不是这种人。”
+ M6 o; D3 a. n  “你刚才还说我天真呢,你自己不也很天真?”
  a' r, f- V  D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相信你。”刘泽源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 {! `. E- k2 t. K3 |" F. h  “你……”3 T5 q* f+ M% I! Q4 |  S$ ?
  他笑了笑,“你不用急着拒绝我,当我的树洞,我可以免费请你吃饭,带你去玩,还有很多福利的,你想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不好吗?”6 P3 Q; T* U4 L7 r
  “你在卖安利啊?还很多福利?”8 N/ [, y3 _' d
  “哈哈,那你觉得怎么样?答应我吧?”他很期待。/ G* W( s$ I6 Y/ F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当你的树洞吧!”唉,又给自己找了个不好办的工作啊。) v( \7 V& j* `+ G+ i5 }$ D' z" M
  “我要长期合作的那种,你平时应该没有太多应酬吧?”刘泽源说。
- m$ z6 z' E4 S  “没有。”我摇摇头,韩文景的那些狐朋狗友我不会主动去联系,而他们见我失去了价值,也没有再来烦过我,现在的我孑然一身,非常自由也非常轻松。
  P( s/ {& y# Q% U  a4 P4 M6 D  刘泽源笑着说,“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U6 m2 `- h! K/ z- D, y( z0 Z% ~
  “去哪?”我愣住了,不用上班吗?
7 Y1 D, I  m3 S3 E  “开车兜风,跟你说说心事。”刘泽源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在手指上转了两圈,“我是老总,请假还不是我一点头的事?”
" m4 m/ l  r7 p1 Z  Y  “哇,你这是在以公谋私啊!”我说。( D6 O: N+ j6 s- j5 b# ]
  “对啊,你想去玩吗?”他好像是在引诱我,靠得很近,他呼出的气息都喷在了我脸上,对我暧昧眨眼,“怎么样,韩少?”
- @+ ^& L9 B4 F: `4 M3 H  “不要叫我韩少,我已经不是韩家人了!”我不太满意地说。
: c5 a! z1 A  x4 ^# q! [* f! v5 `  “但你还姓韩啊,这么叫也没错吧?”他把胳膊撑在我身边的桌子上,整个人靠在我身上,我紧张地瞬间身体绷直。) s. Z, J) K! r6 M! ?1 R8 A
  “你要干什么?”我不敢动。
# Q; P8 {# m3 f( F9 q9 h5 J  “你身上好香啊……”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头埋在我的颈边,“你没有拒绝我,是因为……你也对我有好感?”5 c( h2 [' n. l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算平时能说会道,这个时候也有些呆了,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没错,男人看对眼了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没有女人那么多的麻烦,而且性其实也是交往的一部分,在我看来就跟牵手、接吻一样,没有区别。这些都是我认识这个男人的过程,但前提是,他真的喜欢我……+ \! E) _3 r! y; r* l7 J, `# H
  我推了推刘泽源,问,“你真的喜欢我?”5 Z* b) G# _- `  `$ I
  “这个答案还不明显吗?”他眨眨眼。$ a! w2 X) ?* S" |7 _  s4 [7 c5 Y! d. S) S
  其实刘泽源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是丹凤眼,眼睫毛比一般的男人长,瞳仁偏黑,很有魅力。
4 T5 ?: Z& n1 c) i  他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被关注着,被在意着,是一种很舒服的享受。
* M6 N" O9 H! J, t: ^  我承认,我对他有一点好感。* A8 }+ d  [0 Q; J( r5 g
  8 x1 F. J2 x; Z' ]
  “不如试着跟我交往看看?”刘泽源见我没有反驳,以为我心动了,更加深入地环着我的腰,咬了咬我的耳垂。1 j& B( q1 t9 p4 z
  耳垂是我的敏感点,就算是韩文景的身体也一样,我连忙瑟缩了下,“你……来真的?”
$ |$ L! J# M. t% y# @  “那还会有假的吗?”刘泽源好笑说,“你都对我坦诚了,我也要对你坦白啊,其实在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挺喜欢你的,反正只是交往看看,又不是谈婚论嫁,还是说,你其实比较保守?”
- P/ Q7 j/ B+ b. C# j9 }4 R  我摇头,“我还好……只是我不想找同一个公司的人,万一分手了,将来见面岂不是尴尬?”+ l1 Z, M. T7 T8 A5 N' N
  我最不看好的就是办公室恋情,比师生恋还不看好。
- x, u" K. W6 N& e4 E4 m9 q  “你也没有拒绝我,说明你是喜欢我的。”他不死心。  o$ W' ]/ c& o' }0 j* g
  “刘总,如果你想找419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谈恋爱的话……不行。”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心里话。$ }) c5 u/ c  k. |
  打一炮的话,其实我不介意的,做好安全措施就是了,没有太多顾忌,下了床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会影响双方。$ j+ M5 P/ Y6 D8 }
  但谈恋爱的话……我才刚失恋呢,哪有那个心情?$ C; _8 M9 s/ X7 t. D! s
  ' v& o, j/ y' G8 z1 @- `
  【1906字】5月的更新~
2 }* b/ U" s- `6 M" W+ ~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6-1 09:02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6-1 09:02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191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191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7-16 18:20:05 |显示全部楼层
  179 o1 }0 K" K- S
  ( f2 I2 K6 X! {# K) P0 k$ `$ |
  刘泽源最终还是放开了我,他有些哀怨,“你啊……真是不知该说你什么好!”5 R7 W, y+ j* Y3 T# q; o
  “还是刘总大人有大量。”我笑笑。
: y& F3 M" ^0 F6 x1 K6 Z0 L  “为什么不谈恋爱?”他问。, e; u/ x# X6 ?; }4 z! |
  “不想谈,我想好好工作。”我说,“员工这么有上进心,你还皱着眉头干什么?”
1 O* i; |. ^# K8 a" N. x7 d  ?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我可以等你,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m* ^% ^' I' m) |+ ~0 W, ]
  “那你就慢慢等吧……”也不知道失恋的创伤什么时候能好。
1 i8 x3 s: f: ~; y& K$ `9 E  “还出去吗?”他问。
5 f" j* Z8 }2 b/ R  “你还有心情吗?”我看着他,“你要是还能面对我,那就去,要是不能,过两天也行。”" f$ X. U: L+ X: N: l
  刘泽源摇头,“那就去吧,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o7 z( D; z  Z7 X5 V
  “好啊。”) k4 A# m4 i$ _/ r9 n) B+ [
  “还有,不要再叫我刘总了,听起来好生疏。”他抱怨道,“我以后就叫你文景,你呢,可以叫我泽源。”; e$ v$ X( \0 P9 g
  “泽源!”我高兴地叫了他的名字。6 D: ^* h/ v4 T
  他也显然很高兴,很自然地吻了吻我的侧脸,“走吧!”0 n% o9 f- i; ?
  
  d2 Q5 w# W6 k' k* g4 @2 |& d  “喂!”我跟上他的脚步,还有些不满,“你怎么说亲就亲啊!我还没答应你呢!”
1 v; X2 ^* F, [  “抱歉,谁让你长得太可口了,离得那么近,看得我心痒啊!”刘泽源私底下原来是这么个大大咧咧的性子,换个别的人,说不定都觉得他轻浮了。. T- e' N- M* [) C% E
  我摇头,“你啊,也太随性了!”: O7 F; r- P& M' Y+ z! l
  “要不你就答应了我吧,这样我想对你做点什么都能光明正大的。”
! \$ ~2 a. Z1 ?7 O6 W  “不行,我很守原则的,不搞办公室恋情。”! b) A3 ^7 C; A9 o% D
  他失望地说,“早知道我就不签你了……”2 a! y0 b+ w3 I. R! R
  “那你后悔了?”8 K3 F' \+ c5 K, o  X5 J5 u
  “没有,怎么可能后悔呢?”他还是说,“把你请过来,对‘凯撒’是一大助力。”
: x2 |4 E( F& H6 `7 ?9 l& F/ `, n  “那不就是了?”
$ f* @  w4 u+ e+ z  “还是会郁闷啊!谁知道你这么有原则?”他幽怨地说,“你不是纨绔吗?”1 t" Y" A" e9 N: y8 K( Y
  “纨绔也是讲原则的好不好,我觉得自己的爱情观已经很open了,是你太没要求了吧!”
# y' J3 O2 _. J. t6 X  “是吗,哈哈哈……”刘泽源大力地抱了我一下,幸好是在停车场,上班时间,没人看到我们的动作。
, k) F2 D: I, ^& ]. D  “注意影响!”我还是提醒他。4 T$ D, q/ X, @8 g
  “行了,没人会看见。”刘泽源说。6 W/ @0 j3 U0 p* M& W& d& K4 ?7 p
  
* g4 a* q- g, e! o* d  【706字】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7-17 20:2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7-17 20:2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71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71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7-19 23:54:53 |显示全部楼层
  18
8 }4 x* P+ g+ A  d. l  \6 o  * j6 p5 ]5 G: l  V3 F% d, H
  刘泽源是个适合充当狐朋狗友这类角色的人,他的心其实很宽,即使上一秒被告白对象拒绝,下一秒他也能恢复过来,并且毫无芥蒂地对你勾肩搭背,就如同好哥们似的,半点都不尴尬。8 o/ Q! ]! x5 ?/ z
  我本身也不是爱计较的人,当然也不介意这种男人之前的“小游戏”,就跟远古人见面就用摔跤来表达友谊一样,男人都是身体力行的动物,有时候计较太多反而失了男人该有的洒脱。
% |- O' A' X4 Q/ ?( V2 j1 R  现在是有很多比较娘的男人,但显然我们俩都不是。
8 C# Z; }6 J9 Q  所以我说,这个刘泽源对我的脾气。' S: e% k1 O3 B% ?- _( |
  哪怕我们暂时不会变成恋人,关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这么多年的交情,彼此要不是性格相投,是不会合作到现在的。
- N$ I% U- M4 l/ E: I7 A+ q  只是经过这一遭,反而让我对他了解得更多了,我们的关系也变得更好了。; r6 S4 @6 Z$ s2 ?; w4 q2 G
  
% X7 U: _  U$ u1 B0 j& Y4 \$ A  “嘿。”刘泽源替我开车门的时候顺手拍了下我的屁股,“你要是后悔了,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打开哦~”8 a, q" U) F; M9 [
  “得了,一个大老爷们说这么肉麻的话,你亏心不亏心啊!”
. a5 Q$ K* S4 O: E  “有什么亏心的,这里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吗?说情话当然是越肉麻越好啊!”刘泽源动作绅士,说出来的却淫1荡非常。
: M/ }9 ^  @3 k$ I1 d/ K% y: t  我捂着额头,“真看不出来你是这样的人……人面兽心啊!”
# l' ^+ N: F, U" I3 H. d  S  “这叫道貌岸然。”刘泽源纠正我的形容,“我觉得这样比较文雅一些。”' a7 H% F  a( {; W1 d5 B  S
  “你都兽性大发了还要文雅做什么?”我瞪着他。
. M- x9 i- |5 @2 Q5 I" C1 U  刘泽源在我的屁股上捏了一把,“你信不信再说下去我真的要兽性大发把你吃进肚子里?少来挑逗我,你心里想的什么还以为我不知道?”
6 o9 ^9 E# ^; z, q2 R  “我想什么了?”我不满地说。/ u5 z% {- v- \- U! d
  “我可告诉你,我的自控力没有那么好。”刘泽源咬了咬我的耳垂,“和我讨论我到底有多禽兽并不是个好的选择,文景。”
: @$ v2 b: ~  _- ]3 R1 ^  “我……”4 a, i2 f/ |9 \& v
  “别再耽搁了,先上车吧!”刘泽源一把将我塞进车里,自己绕到了驾驶座。; g9 P3 R7 `. V& |) G. V8 H
  我只好认命,反正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U" G( G4 @6 O$ o) {* u5 k1 g
  # @8 p$ E4 D% U, C" w( p
  “你打算带我去哪里?”车开了以后,我问他。6 d" ^/ g8 i% L& T- e
  “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前两天我拿你的最新作品去参赛,今天上午刚有了结果,一点意外都没有,你得了第一。”刘泽源不以为然地说,“现在我们就是去领个奖,拍个照,庆功宴就不吃了,那种地方也没什么好吃的。”
- X1 c2 U) B2 L: }1 ?  我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什么!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的作品拿去参赛?!”2 H+ G! H; @5 @$ [) Q. V: J/ a
  # y- j+ g; z  S; m7 ^) b+ i, p
  【840字】6 a; g) Q8 q7 z6 V; w+ H
9 b, D6 U% H; X* d: e4 u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8-24 16: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8-24 16: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84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84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签到天数: 79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53920 枚
威望
182 点
好评
45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04
精华
0

写手团勋章 出勤勋章 富翁勋章

鲜花(897) 鸡蛋(0)
发表于 2017-7-20 20:42:53 |显示全部楼层
  19  g; L: @. Z! @" y' t5 C
  
6 Q/ S2 F8 ^4 H( t$ N  拿了第一固然是好,但没有经过我同意就随意支配它拿去参赛,这就让我很是不满了。- Y  B) D% q6 B- A6 n) }
  我怒气汹汹地看着刘泽源,差点破口大骂。, t% \/ D" J+ w4 t
  刘泽源也是无奈,他摊手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出风头,所以才瞒着你给你报名的,以你的才华,真的不应该背着‘纨绔’‘二世祖’这样的黑锅过一辈子。”
) |9 p; t* U$ e" [2 @  {  我沉默了,其实想一想,以前不愿意出风头是因为我没有那个社会地位,无法保住自己的作品专利不受侵犯,这才找上信得过的“凯撒”,他们对创新作品的保护程度是其他地方不能比的。
$ L; x# E- e/ d- d) _# B! @  但现在呢?
3 w5 I8 m" d; D  现在,我是韩家的少年,尽管是个不受宠的少爷吧,至少身份比起以前的大学老师来说高了不知多少。* a  a! Y* n. h0 S0 z9 i) k" Z( X/ ?
  所以……我怕什么呢?
( Y) Z3 z3 _. A& h0 }+ Q/ g  刘泽源这么一心护着我,让我重新得到我该得的一切,他帮我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剩下的,该我自己来了。3 N" Z" ]) D- c9 ?, t
  . x) }: a( H7 h9 ?1 i3 p. m
  我对他笑了笑,“你说得对,之前是我想岔了。”: E" E0 o% J7 v, w8 s/ v9 k) r
  “这就对了,韩家已经跟你解除了关系,以后你总要有一个合适的身份让别人都不敢小瞧你、欺负你,这个小比赛就是你的第一站,等你的名头打响了,再也没有人会看轻你了。”刘泽源深深地看着我说。+ O4 `# ~' ?" l
  
! [7 c5 ]1 r3 S, |- D, x* d# i  我推了推他又想凑过来的脑袋,“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两句话就想占我的便宜啊!”' H# R) {1 @& s
  “我这哪里是占便宜?”刘泽源似乎有些委屈,“我只是想靠近点更方便和你交流罢了。”3 n8 u/ v) F7 L3 y, }' n! K
  “那也没必要贴在我脸上吧?你又不是属泥巴的!”我说。
/ o4 {) b' s$ S5 h# c! n  “嘿,也许是皮肤饥渴症?”他开始胡说八道了。
0 B* ]- s8 S7 P7 @  “谁信!在公司的时候你不知道有多规矩,要我调监控录像给你看吗?”我插着手,就是不为所动。# {7 g- W7 C" x. u4 R' [
  刘泽源笑笑,“和你在一起,我总是这么快乐,真要感谢你,文景。”0 R& T7 s& f) U5 y" d
  “突然间说这话干什么?”我不解地看他。
: X# ^  f& t, [! }  “我真的很喜欢你,你也认真考虑我一下吧。”刘泽源没有再露出那种调戏人的表情,很认真地看着前面的路说。
* D, E. J& y$ z6 ]8 G  X  “……好。”我之前答应过一次,但这一次,我觉得是认真在考虑了。
. V- y# r& a9 i0 n/ @- Y3 N' L  原因无他,眼前这个人,是值得信任的。1 v2 M* `0 S0 E' ^; q
  , _1 l5 ~/ `/ a5 r  E2 C
  颁奖地点是一座市内剧院。
  S1 \/ ~" ?2 G& N3 {  以前我曾经去过一次,这种听高雅音乐的地方不适合我,但是娄小晴喜欢,她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两张票,还买了好看的礼服,让我陪她去听了一场音乐会。
# h- Z: |+ w& B$ |7 V% u  
* |  [/ K' a! L% K* M5 X5 i$ Z  这个奖项我也不陌生,因为我本来就是大学里教设计的,每年也会挑选学生的作品去参赛。  A& T9 |: R: l) p3 t
  金百合奖。3 W9 o: t/ ?- P
  我自己没有去参赛,但是我的学生曾经拿过三等奖,毕业以后就进了全国500强的设计公司。! w! X7 X/ n. Q3 z4 X$ h
  含金量……还是很高的。( J1 L2 [+ w4 @
  * H7 h( z" X7 \& X+ s. [: l. Y
  刘泽源带我进去。! Z- z4 a0 p/ P$ V; B* W
  幸好来之前,他又给我买了套西装,否则我还进不去呢。# c) t( P) j6 |" _" v
  只是刚走到门口,我就看见了不行看见的人。2 [9 M% K, s/ G6 e# |0 ~9 w4 f- s: m
  ——陈子道。1 |1 y& }5 N9 W+ q
  / W) m8 e% {) Z% y4 ^8 _8 J9 X
  陈子道阴毒的视线在我和刘泽源身上来回扫荡,好像毒蛇一般令人难受。
, C/ F( U" f6 y8 d! X1 W0 {$ u  “刘总这次是带新人来见世面吗?”陈子道还是那么阴阳怪气,惹人讨厌,“不过只怕你是带错了人,有的人啊,再怎么提携,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啊!”2 m0 y' B3 O$ o1 C7 O0 b
  刘泽源客气笑,“是不是烂泥,我自己会判断,不烦陈总操心。”
/ V# {2 V* w* r7 c* g. U; e8 [  陈子道,“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d( S  }2 C/ S/ _, ]
  刘泽源还是一样的笑,“可我觉得文景很好,不知心的反而是你们。”1 F  I2 B+ z3 w+ B0 e3 d! P: o+ L4 l  i
  陈子道摇头,“刘总不会是看在那张脸的份上,被他用花言巧语迷惑了吧?”
, }* D, p. p0 B, n- X! B  我终于忍无可忍,“你们到底要在门口说到什么时候,堵着大门让后面的人怎么过?!”) D: }9 [3 H# N5 Y# U1 g/ c0 T
  两人都有点惊讶地看着我。0 s6 H* J) ^( W% w: U$ c6 o
  
. ^" b1 k" J, I" u  “快进去吧,磨叽什么。”我不耐烦,“就算你说破了嘴皮子,对我也没什么大伤害,有本事再找一辆车撞死我啊,那样杀伤力还更大一些!没本事就不要堵着门口,你又不是收门票费的。”
& F( v) g$ X! a6 \  陈子道目瞪口呆,指着我想说什么,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来。( ?: [/ H5 |2 f3 W
  我笑了。
. s4 _* I4 B: T  b: U# _& `  小样,真以为我是好惹的?  O1 w" ]( L) L- S& P% U2 W
  
7 @9 I% A  t! n* a8 Q  【1371字】, C3 f) y- K. F; |- ~

! h) }! o- I- p# Y- y: R

鲜花鸡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8-24 16: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催文不留评。  在2017-8-24 16: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催文不留评。 + 137 谢谢您的支持!

总评分: 金币 + 137   查看全部评分

鲜花(897)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