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书香门第!

书香门第小说下载

 找回密码
 注册



【2013/05/21出版】《古典式邂逅(上)》作者:雅纪

查看: 14|回复: 14

[耽美预告] 【2013/05/21出版】《古典式邂逅(上)》作者:雅纪   [复制链接]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签到天数: 563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26227 枚
威望
221 点
好评
3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 点
帖子
713
精华
0
鲜花(225) 鸡蛋(0)
发表于 2013-5-6 17:29:17 |显示全部楼层
金币充值赞助| 加入书香门第VIP,下载免金币

本帖最后由 shunong17 于 2013-5-15 10:12 编辑



书名:古典式邂逅(上) 
作者:雅纪
绘者:MOON
系列:绿叶森林系列848
出版社: 鲜欢文化
出版日期:2013年05月21日

【封底文案】

雅纪 继《神无之月》《深蓝帝国》又一经典之作
冰山提琴家VS.忠犬系青年

一次即兴的合奏演出,
默默无名的钢琴系学生陆巍峥,
邂逅了那个优雅冷峻的音乐家,严锦。
超绝卓越的世界级琴艺、令人折服的挺拔身姿,
让他激荡爱慕不已,
更想方设法、拼命追寻那人的足迹!
以行动证明自己的一见锺情,
他率直又莽撞地告白,却被严锦断然拒绝,
然而,一旦决定了就义无反顾,
追求登峰造极的境界、追求与之并肩的资格,
只为了更加亲近那个遥不可及的背影……

【封底文字】

严锦不讨厌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青年,却也无法接受这样奇特的告白,「无论你是不是认真的,我都只能告诉你──很抱歉。」
「啊,果然瞬间被拒绝……」陆魏峥脸上闪过一丝小小失望,笑容依旧潇洒而豁达:「其实我下个月就要去圣彼得堡了。这一去,至少五年不会回来,也再没机会骚扰你了。」
严锦点了点头。出国,对于一个想在国际上发展的职业钢琴家来说是必须的。
「我会努力学成归来,成为一个能配得上你的优秀男人。」
「……」如果不加这一句,严锦可能还会赞赏一下他的决心。
「如果五年以后你的身边还是没人陪伴,到那时,可以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

【人物介绍】

严锦:国际知名的小提琴家。个性沉默冷峻,严以自律,不喜交际,身材颀长英挺。对於自己的琴艺境界还不满足,不断追求精进的男人。对陆巍峥的追求感到头痛。

陆巍峥:音乐学院钢琴系学生,天性乐观积极,外型英俊,很受欢迎的人物。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与严锦合奏,从此对他一见钟情,更确定了迈向国际音乐家的决定。

【目录】

第一章  命运的交响曲
第二章 无瑕的奏鸣曲
第三章 银月的狂想曲
第四章 分离的前奏曲
第五章 暴风的协奏曲
第六章 奔流的随想曲
第七章 不安的即兴曲
第八章 梦中的幻想曲
第九章 沉默的浪漫曲
第十章 未完的进行曲

【试阅】

  「Hi,有空吗?」不识相的人又来了一个吗?

  严锦抬头一看,竟然是陆魏峥,刚刚那个临时的钢琴搭档。

  「有事吗?」「我是来搭讪的。」「……」「啊,错了。」对方嘿嘿一笑,改口道,「是来找你聊天的。同为爱乐者,我们之间应该比较有话题。」「……」严锦沉默地看着对方,没有一点想要回话的意思。这开场白实在太蠢,直接浇灭了他所有的说话欲望。

  陆魏峥歪着头等待了一会儿,等不到回应也不着急,了然于心地笑了笑:「其实不想说话也没关系,来听我弹琴吧。」……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迫中奖?

  陆魏峥跑去了庭院里。

  天色已晚,参加婚礼的人们的活动区域基本转移到了室内。庭院里亮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如同夏夜闪烁的萤火。

  辛苦了一天的乐队都去休息了,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靠在树下说悄悄话,享受着与别墅大厅里完全不同的静谧氛围。

  严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一起出去。或许他只是待得太无聊。比起在人多的地方被接二连三的骚扰,找个安静的角落听音乐显然更加明智,也更符合他淡泊的性格。

  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了一串无比熟悉的音符。

  这个旋律是他至今烂熟于心的,几乎贯穿了他的整个学生时代。他学过一阵子钢琴,花的时间和心血当然远不如小提琴多,少年时期心情特别烦闷的时候,他不会去碰小提琴,而是喜欢一个人在琴房里练习钢琴。

  这首美丽的曲子,莫札特钢琴奏鸣曲K281。

  纯净明亮的音色,不沾染任何的愁苦与悲情。琴音如同清澈的流水一般淌过心底,就像是治癒伤口的良药。

  陆魏峥弹得很好。技术上的问题无话可说,更难得的是没有任何过分的修饰。莫札特的曲子就像坠入凡间的天使在歌唱,不需要投入太多的个人情绪,更不需要想着怎么才能讨好听众的耳朵,无杂念的心态才是最适合的。

  庭院里的人们好奇地望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在这个浪漫的夜晚,有优美的钢琴声陪伴,无疑是锦上添花。

  严锦全神贯注地倾听,不知不觉间,渐渐地走近了那架钢琴。

  稍显自由的节奏,处理方式率性自然,引导着听者进入那段不谙世事的岁月的回忆里……单纯、青涩、朴素,却动人。

  二十分钟的曲子结束,庭院里比之前多出了好几倍的人。沉浸在音乐中的时候陆魏峥完全没有注意,一抬头,才猛然发觉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快走开啊,你们这群破坏气氛的混蛋,搞得我都看不到严锦了!陆魏峥心中怒道。

  「帅哥弹得真是太好了!继续,继续啊!」有人啪啪啪地鼓掌。

  ──继续什么啊又不是弹给你听的。

  「我想点歌可以吗?」──我不是卖艺的。

  「我特别想听《梁祝》呢。」然后自顾自地哼起了那首小提琴协奏曲的旋律。

  ──呵呵……小提琴曲和钢琴曲都分不清楚。

  既然如此,就用本大爷优美的琴技来满足你们吧。

  陆魏峥迅速起身,找乐团的人借来了一把小提琴。像模像样的摆好POSE,郑重宣布:「下面即将演奏的是小提琴曲《梁祝》,敝人水准有限,献丑了。」点歌之人不由大喜,惊叹道:「原来钢琴帅哥还会拉小提琴啊,真是多才多……」这个「艺」字还没出口,立刻被凄厉的琴音淹没了。

  「吱──吱呀────吱呀啊呀────」「…………」这宛如地狱厉鬼似的哀鸣,让在场众人同时黑了脸,捂住耳朵纷纷退散。

  魔?音?穿?脑……与其听这水准的演奏,还不如去听木匠锯木头,至少听觉上能稍微好受点。

  陆魏峥松开左手,满意地环顾恢复清静状态的四周,然后转过脸来,面对着依旧还站在原处的严锦,颇为无辜地耸了耸肩:

  「艺术果然是孤独的。」「……」严锦原本想说的话都被这一句直接堵回去了,坚韧无比的神经被狠狠地戳了一下,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不笑出来。

  陆魏峥被刘昕拉去喝酒,说是要给他们即将解散的管弦乐团开送别会。这群年轻人爱闹爱玩,一喝起酒来就没了限度,一直闹到十一点多才甘休。

  一群男男女女东倒西歪胡话满嘴,分不清白天黑夜东南西北,只苦了目前还相对清醒、艰难保持着理智的方雅。她打电话叫来了几辆车,把这群醉鬼统统送回去。

  夜深人静,别墅里大部分宾客都已经离去,主人家也开始进行收拾善后的工作,再待下去明显不妥。计程车不能随意进入别墅区,需要步行十几分钟才能走到公路边搭车。

  严锦远远看见地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直到走近了,才发觉那原来是个人,第一反应还以为这里出了命案。

  借着月光,严锦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的脸,不免有些吃惊──这不是那个爱耍宝的陆魏峥吗?

  再仔细观察一番,他的胸口正在有节奏地随着呼吸起伏……幸好还活着。看这样子应该是喝醉了吧,为什么会躺在马路边上?他的同伴去哪了?之前好像还看到他们互相搀扶着一起出来的。

  严锦俯下身,轻轻推了陆魏峥一把,完全没反应。

  严锦站起来,用力踹了一脚……终于有反应了。

  地上睡着的人缓缓地动了动,沉重的眼皮勉强拉开一条缝。

  「唔……是严锦……?」还好,看来还认得人。

  「你怎么会躺在这里?」严锦低头问,「你的同学呢?」「啊……我在哪里?」陆魏峥浑浑噩噩不明所以,「这是哪啊……?」「嘀嘀──」严锦叫的计程车此时开到了。

  四十多岁的司机用力按了一下喇叭,探出头来打量了着严锦和地上的那团「东西」,很贴心地问道:「先生,要我帮忙抬行李吗?」「……」严锦叹了口气,用俯视的角度对陆魏峥说:「我先送你回去吧,你住哪?」「柏林……」「啊?」「维也纳……?」「……」问话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严锦也不清楚对方到底住不住校,乾脆直接去搜陆魏峥的衣服口袋,掏出他的手机,准备打给他认识的人,看看能不能叫到人把他接回去。

  手机设置了解锁密码,严锦问他:「你手机密码是多少?」「唔,一八一四?……」「不对。」「二0四六?……九五二七?……」「不对!」严锦挨着试了一遍他说的密码,结果一个都不对,简直恨不得把眼前满口胡话的家伙大卸八块。

  司机等了半天等不到客人的回应,也不见有人来开车门,再度探出头来问道:「你们到底走不走啊?我还想早点收工呢。」摆在严锦面前的,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到底是自己一个人乾脆地离开,还是带上这个大号「行李」一起离开?

  司机见他为难的样子,立刻道:「搬不动是吗?早说嘛,我下来帮你。」说完就颇为热心地下了车,完全忽略了严锦纠结的表情,三下五除二把陆魏峥拖上后座,回头对严锦说:「先生,麻烦你也坐后面吧,照顾好他,千万别让他吐在我车里啊。」还顺手塞给严锦一个塑胶袋。

  「……」严锦对司机的自作主张表示无语。

  他真希望时间能立刻倒退回去,这次他一定会装作没看见地上有个人。哪至于像现在这样,多的麻烦都搞出来了。

  陆魏峥自从上车之后一直半睡半醒昏昏沉沉的,好在没有要吐的样子,只是口中时不时嘀嘀咕咕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让严锦有点烦躁──既然你还有力气说话,赶紧把你手机的解锁密码说出来啊!?

  严锦的大脑中不断闪过一些处理办法,甚至想过要不要去酒店开个房间,然后光明正大弃屍走人,可是搜了半天陆魏峥的身也没搜到任何**。如果要去酒店的话,难不成他只能用自己的**帮陆魏峥登记?

  不……这不妥。严锦知道自己好歹算是知名人物,这么做多少是有风险的。

  身边的陆魏峥开始有点不安分了,不知道嘴里嘟囔着什么,也许是太过疲倦,头自动靠上了严锦的肩。严锦皱着眉把人推开,陆魏峥却变本加厉,整个人都趴在了严锦的大腿上。

  司机从后视镜里留意到了二人亲昵的动作,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很八卦地问:「要送你们去宾馆吗?」「……」严锦听见这句话,脸瞬间就绿了。

  可偏偏身边这位折腾人的陆魏峥同学,还像特地回报司机的「善解人意」一样,躺在膝枕上舒舒服服地磨蹭了几下。

  严锦两只手把他用力提起来塞到一边,面若寒霜地对司机说:「你误会了,这家伙在婚宴上喝醉酒,我只是做个顺水人情送他一程而已。当然如果你不介意出人命的话,现在就可以打开车门,让我提前结束掉这个艰巨的任务。」「……」司机立刻不敢多说话了。

  「请送我去栖霞路八号。」严锦冷冷地吩咐。

  最终……还是发展成了这样的局面。

  严锦不喜欢私人空间被陌生人窥视。自从搬到栖霞路的居所以来,这里还是第一次被外人踏入──一个今天才刚认识的家伙。

  以严谨不爱找麻烦的性格来说,他完全可以将陆魏峥弃之不顾,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漠然离开,反正他们两个人之间本来就谈不上什么交情,今后也未必还能再次相遇……可是现在,他居然把这个人捡回了自己家里。

  算了算了,就当是做件好事吧。现在夜已深,再到处找人把他弄回去,只会把事情搞得更麻烦。

  严锦松了口气,卸下肩头沉重的负担。

  他打算让陆魏峥在沙发上躺着,一不小心准头没把握好,直接把人扔在了地板上。

  「咚──」一声闷响,脸着地了。

  巨大的冲击力终于唤回了陆魏峥些许神智。房间里的灯光对这只醉鬼来说太过刺眼,眼睛勉强睁开了一半,盯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轮廓看了好一阵,喃喃道:「严锦?……怎么还是你?」严锦默默想,我也不希望是我。

  陆魏峥缓缓地靠着沙发撑起身体,呻吟着:「我想喝水……」严锦无言地起身,给他泡了杯茶。

  严大少爷从小到大都没做过伺候人的活,今晚算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破例了。大概是内心实在不情愿的缘故,喂水都掌握不好分寸,至少泼了一半在陆魏峥脸上。

  「好热啊……」对不起烫到你了。严锦毫无歉意地在心里说。顺手扯了几张纸巾,给他胡乱擦了几把。

  「你轻、轻一点……」陆魏峥喝多了,声音和之前的爽朗感完全不一样。软绵绵的,带着浓重的鼻音,就像在撒娇。

  一个已经成年的男人撒娇……按理说应该是很恶寒的画面,套用在现在的陆魏峥身上,竟奇蹟般的不会让人讨厌。

  今晚一定是喝多了酒,连自己的脑子也被酒精毒害了……严锦想。

  「不要走……」陆魏峥抓住了那只正欲抽离的手,「严锦……」陆魏峥低声唤着严锦的名字,彷佛身边的人是他唯一的依赖。大概是之前摔得痛了,他的眼睛里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看着有点可怜兮兮。

  严锦的心中在那一瞬间出现了不忍。手上的力量不由一松,被陆魏峥轻而易举地捕获,牢牢地抓住。

  陆魏峥的眼睛很漂亮,黑白分明,清澈无邪气,所以他的莫札特才会那么美丽吗?就像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用高洁明亮的声音,吟唱着净化心灵的歌曲。

  「谢谢你的K281。」严锦用很低的声音说,「谢谢。」无论如何,这个烦闷的夜晚里,莫札特的钢琴曲是一阵带着青草香气的清风,沁人心脾。使得他之后在李文浩的喋喋不休中回想起过往的种种,反思三个人纠结的关系和自己一生中最大的失败的时候,都不再有任何怅然的情绪。

  「谢我?」陆魏峥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说,「那我要……你给……谢礼……」严锦并没听清这句话。就在片刻走神的工夫,惊觉一个柔软的东西轻轻贴上了他的嘴唇。

  ……他被吻了。被一个今天才刚认识的男人吻了。

  严锦本能地想推开对方,但陆魏峥在他动手之前自动退开了,用十分无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再度将嘴唇覆盖上来。

  这是一个只停留于表面的、纯洁的吻。湿润轻柔的触感,就像羽毛轻轻地拂过,带着酒气与淡淡的茶香。

  久违的亲密接触,并不坏的味道,甚至还有点如置梦境般的美好。

  或许今晚实在被眼前这家伙折腾得太累,或许酒精把自己的反射神经彻底的麻痹了,又或许太久没有感觉到人的体温有点怀念了……总之,严锦没有再尝试躲开。

  他也没有主动迎合,只是一动不动地,任由陆魏峥抱着他的脖子亲了又亲。

  这场亲昵并没能持续多久。肇事的醉鬼很快就趴在他的肩头,睡得不省人事。

  罢了……跟喝醉的人能计较什么。

  严锦从房里抱了床被子出来,盖在了陆魏峥的身上。

  严锦在音乐节待了一周,之后辗转去了美国做交流,等到总算能踏进自己家门的日子,已是半个月之后。

  自从踏上职业小提琴家这条路开始,严锦很难有轻松的时候。沉重的工作量,丝毫不能懈怠的学习和练习,一年到头大半时间都在满世界飞来飞去。国人传统的重要节日没几次能安心在家里过,整个大脑都被日程表塞得满满当当。

  「接下来的几天,你好好休息吧。」电话那头的经纪人Jam,絮叨着每隔数日就会重复一遍的话。

  「最近辛苦了,一定要注意身体。你这个只能靠外卖和钟点工生存的男人……如果家里有人照顾你,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早点找个对象过日子吧。」严锦听着听着,不知不觉间,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没睡多久,被大楼管理员的电话吵醒。

  「喂?」「严先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有位自称是您朋友的先生前来拜访。因为不清楚身分,我们不敢擅自让他进来。」「……」「这位先生叫陆魏峥,我已经核对过他的身分**。请问可以让他上去吗?」说到这里,管理员特地压低了声音,悄悄对严锦说:「还有……严先生,您不在的这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会过来一次,一直到今天,才终于把您给等回来了。」「……」严锦彻底无语了。他想起夏伊发的那条已经被自己删掉的简讯,很是头疼。

  一直没理会陆魏峥这个人,结果居然还找到家里来了,真有毅力……这家伙到底是犯了什么病?

  「你让他上来吧。」严锦想了想,还是答应了。起身去开门。

  不多一会儿,那个久违的身影就出现了他的眼前。

  夏伊的婚礼是在三月初。如今过去了三个月左右,陆魏峥仍如记忆中一般,明朗单纯的笑容里带着些稚气。身材颀长,相貌俊朗,只从外表上看,倒是很能讨好人。

  「……终于又见面了。」陆魏峥气息未平,兴奋之情难以掩饰。

  「有什么事?」严锦站在门口,没打算请这个陌生人二度踏入自己家中,「就是为了请我吃个饭喝个茶?值得你每天跑来我家蹲守?」「呃……」被对方不留情面地揭穿自己类似于**狂的行为,陆魏峥不太好意思地回答道,「不……我只是想跟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这件事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和人生走向。」「……?」严锦无法理解这句话,只是挑了挑眉看着他,等待他的坦白。

  只见陆魏峥深吸一口气,似乎赌上了一辈子的勇气,郑重其事,一字一顿地说道:「严锦,我是来告白的。」严锦楞了,身体不由得晃了一晃:「……啊?」「严锦,我喜欢你。」「……」救、命。严锦嘴角抽搐了一下。

  「我这人向来藏不住心事,再三思量之后,还是决定跟你说了。自从在夏伊学姐的婚礼上第一次相遇,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你了。」「……等一下。」「我知道『一见锺情』是个非常肤浅的词,可是人的感情是无法用理性控制的。在遇到你之前,我还从未对一个男人动过心,只能说你的魅力──无论是作为人的魅力,还是高超小提琴技艺,都已经超越了常理的限制……」「……别说了。」严锦越发头疼。没想到那一晚随手做件好事居然能导致这种神展开,难道今年命中注定要招惹桃花吗?

  陆魏峥这人……真是单纯到一眼就能看穿。性格思想和行动方式,永远都保持着出奇的一致。

  严锦不擅长应付这种人。他在乐界混了多年,见过各种别有用心虚与委蛇两面三刀的家伙,也习惯了跟心机深沉的人相处。忽然眼前冒出来一个直来直往坦荡荡的傻货,严锦的EQ忽然有点找不到方向了。

  「陆魏峥。」严锦其实并不讨厌陆魏峥,却也无法接受这样奇特的告白,「无论你是不是认真的,我都只能告诉你三个字──很抱歉。」「啊,果然瞬间被拒绝……」陆魏峥脸上闪过一丝小小的失望。

  「不过,我也从没妄想你会答应就是了。」他的笑容潇洒而豁达:「其实我下个月就要去圣彼得堡了。这一去,至少五年不会回来,也再没机会骚扰你了。」严锦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出国,对于一个想在国际上发展的职业钢琴家来说是必须的。俄罗斯是个非常适合留学的地方,那个国度,曾经诞生过历史上诸多伟大的钢琴家。

  「我会努力学成归来,成为一个能配得上你的优秀男人。」「……」如果不画蛇添足地加这一句,严锦可能还会赞赏一下他的决心。

  「如果五年以后你的身边还是没人陪伴,到那时,可以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吗?」乍听上去,倒是一番令人感动的爱情宣言……这家伙的逻辑和常识,难道已经跟这个社会脱节了吗?

  「陆魏峥,请你先弄清楚一个问题,你是男人,我也是。」「我知道。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心甘情愿在下面,没关系的。」「……你这人说话到底有没有经过脑子?!」严锦终于忍不住爆发了,「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男人?」「可是……」陆魏峥有些困惑地辩白,「那天晚上我亲你,你也没有躲啊。」「……」这句话刚好踩中了地雷,陆魏峥浑然不知,就像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我想一般人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推开我才对吧?」原本很想遗忘这段不堪回忆的严锦,却被不堪回忆的制造者反覆提醒强迫回忆,目前严锦心里除了想把对方掐死就是想把对方掐死。

  严锦的脸上露出一抹冷冷的笑意:「原来,那个时候你没醉?」从没见过面瘫脸上出现这种望而生畏的表情,陆魏峥的背脊不禁一凉,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那时候半睡半醒的,还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美梦,但是早上醒来却躺在你家里。于是我猜测,那应该不是梦吧……」严锦依然黑着脸。

  陆魏峥持续惶恐:「如果你不愿意让我想起来,那现在把我揍失忆也行……诶,诶,等一等,你不会是真的想揍我吧……?啊啊……」「那个……」一个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清朗的男音,带着几许揶揄的笑意。

  「能打扰一下吗?如果你俩实在太忙的话,请先让我先放个东西就走,一直提着实在太重了。」沈东云站在门口,一只手是四层的豪华食盒,另一只手拎着琴盒。对着眼前拉拉扯扯的两个男人,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严锦这才意识到,他被陆魏峥开门见山的告白搅和得头晕,竟然一直都忘记了关门……刚才那番乱七八糟的对话,全被他亲爱的表弟听得一清二楚。

  严锦按住额头……如果世界能立刻毁灭就好了。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已有 1 人评分金币 收起 理由
于以求之 + 10 感谢发贴!

总评分: 金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25 天

[LV.8]以坛为家I

金币
706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963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7-19 20:19:16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6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8-17 03:05:54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看到文案超愛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该用户从未签到

金币
5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3-9-2 19:01:54 |显示全部楼层
謝謝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签到天数: 168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金币
13972 枚
威望
26 点
好评
1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5 点
帖子
2078
精华
0

出勤勋章

鲜花(233) 鸡蛋(0)
发表于 2013-10-6 02:28:44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233)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16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金币
1328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790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4-5-2 15:59:3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30 天

[LV.5]常住居民I

金币
703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525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4-5-9 14:32:1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辛苦了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679 天

[LV.9]以坛为家II

金币
2713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284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1-3 22:02:4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签到天数: 17 天

[LV.4]偶尔看看III

金币
126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0 点
帖子
11
精华
0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5-10-6 12:15:22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分享~\(≧▽≦)/~
鲜花(0)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签到天数: 115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金币
13490 枚
威望
0 点
好评
0 点
爱心值
0 点
钻石
0 颗
贡献值
1 点
帖子
11942
精华
0
鲜花(1) 鸡蛋(0)
发表于 2015-10-15 10:09:3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鲜花(1) 鸡蛋(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